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歷史論文 > 古建筑論文

皖南小三線工業遺產的價值與保護利用

時間:2020-02-14 來源:安徽建筑大學學報 作者:張亮,張可凡 本文字數:8110字

  摘    要: 皖南小三線建設是20世紀60年代上海在安徽開展的軍事工業建設,在全國小三線建設布局中具有突出的特點和重要的價值,它是面對復雜的國際形勢采取的應對措施和國家行為。由于歷史變遷和時代特征的轉換,皖南小三線企業大多成為工業遺址,其數量多、類型全、分布集中,在同類遺產中具有重要的文化遺產價值和時代特征。文章在分析皖南小三線建設歷史特征的基礎上,系統梳理了小三線遺產的價值構成及其類型,探討了目前保護方面存在的問題,對小三線遺產的保護利用中堅持的原則和模式進行了研究并提出優化建議。

  關鍵詞: 皖南; 小三線遺產; 保護; 利用;

  Abstract: The little third-line construction in southern Anhui is the military industrial construction carried out by Shanghai in Anhui in the 1960 s. It has outstanding characteristics and important value in the layout of the national little thirdline construction. It is the response measures and state behavior taken in the face of complex international situation.Due to historical changes and the change of the characteristics of the times,most of the little third-line construction enterprises have become industrial heritage,and they are a large in number,with complete types and in centralized distribution.They have more important cultural heritage value and characteristics of the times than other construction heritages. Based on analysis of the historical characteristics of the little third-line construction,this paper systematically combs the value composition and types of the little third-line heritage,probes into the existing problems in the protection,studies the principles and modes adhered to in the protection and utilization of the small third-line heritage,and puts forward some optimization suggestions.

  Keyword: southern Anhui; industrial heritage from the little third-line construction; protection; utilization;

  0、 引言

  “小三線建設”是我國在20世紀60年代至80年代根據國際形勢的變化做出的一項戰略決策,以“備戰、備荒、為人民”為主導思想,企業選址集中分布在我國中、東部省份的內陸山區,因區別于西南和邊疆省份的“大三線”建設而稱之為“小三線”建設。安徽省與上海距離相近,是上海備戰和轉移的重點地區,自1965年開始,上海先后在安徽的黃山、宣城、池州等地投資6億多元,遷建企事業單位80家,形成了一個以軍工生產為主的全國最大的小三線綜合性后方工業基地。20世紀80年代,由于國際環境變化、國家政策調整和“小三線”企業自身原因,上海將皖南小三線企事業單位整體移交給安徽地方管理,至1988年調整結束。這些小三線交歸地方后,一部分企業進行改制,重新煥發生機,但更多的企業卻由于種種原因瀕臨破產,多沉寂于皖南深山之中,成為離我們最近的文化遺產。

  1 、皖南小三線建設的特點

  1.1 、皖南小三線是上海的“飛地”

  皖南小三線在全國三線建設中存在一定的獨特性,與其他地方的小三線建設也存在一定的差異,如廣東小三線、山東小三線、湖南小三線大都是由本省自建的小三線,安徽在大別山區也有安徽自建的小三線。而皖南的小三線則是由上海包建、異地生產、獨立于當地生產和生活系統,與安徽的關系并不緊密,“企業都有自己的商店、菜場、中小學校、幼兒園、醫院、供水和供電系統,甚至治安管理部門(保衛科及公檢法)也獨立于當地”[1],雖在安徽生產生活,但管轄權卻在上海,產品的計劃、生產、銷售以及職工的生活等均納入上海當地的計劃之中。
 

皖南小三線工業遺產的價值與保護利用
 

  與上海支援江西的小三線相比,皖南小三線也存在一定的差異性。根據小三線相關計劃,上海原計劃支援江西小三線60余家,實際完成20家企業,這些企業建成后即劃屬江西省國防工業辦公室領導。“1970年7月,江西省基本建設第二指揮部正式宣布工作結束,撤銷建制。”[2]而皖南小三線建成后則繼續由上海進行管理,為加強對上海小三線的指導和管理,上海先后成立了“上海市后方領導小組”、“中共上海后方基地委員會”、“上海市后方基地管理局”等機構(圖1)。根據1973年《關于上海后方基地所屬單位組織領導關系問題的通知》,“后方基地黨委對小三線所屬單位的革命和生產建設實行統一領導;小三線生產、計劃和物資供應渠道,仍由上海有關工業局歸口管理;年度生產、財務計劃;以有關工業局為主編制,與后方基地共同商定下達;后方基地建立機電、電子、化工、輕工四個工業公司,分別管理有關基層工廠,貴池鋼廠等作為后方基地直屬廠。”[3]

  圖1 皖南小三線管理機構變遷情況(1966-1991)
圖1 皖南小三線管理機構變遷情況(1966-1991)

  1.2、 皖南小三線建設具有“門類全”、“人員多”、“規模大”、“效益好”等特征

  從門類和企業數目看,自1965年至1988年,在皖南的宣城、徽州、池州地區共計創辦了80余家企事業單位,涉及了機電、儀表、化工、輕工、交通、物資等領域;上海在皖南的小三線數目占全國小三線數目約1/3,全國現有小三線企業統計數目約為258家。[4]從地域、人員、投資量看,“整個小三線東西相距263 km,南北相距135 km,計有工廠54個,配套的企事業單位有通訊站、醫院、中小學等,共投資75 200萬元”[5],涉及遷移的人口多達80 000余人,其中職工54 000多人,職工家屬17 000余人。從企業效益看,小三線企業建設的初衷主要的出于軍事考慮和國家目的,企業效益建設并未納入考慮范疇,但即使這樣,小三線建設在軍轉民后仍然發揮了重要的經濟效益,“到1987年,(上海駐皖南小三線)累計創造工業總產值54億元,上交稅利6.8億元,約占收回投資的106%”[6],總體是盈利的,這在小三線企業中是難能可貴的。

  1.3、 特殊政治軍事行為與一般經濟行為相結合

  小三線建設起于政治行為,是進行政治動員的異地生產;它是基于對戰爭預判的結果,其在24年的時間里長達14年的時間是純軍品工業生產(1965至1978年),其產品為40火箭筒、火箭彈、57高炮、57榴彈,因此無論是從背景、時間、產品、歷史作用等角度,皖南小三線建設的主體部分是政治軍事行為,為我國的軍事工業和國防建設做出了貢獻,這也是其作為歷史評價中的主體部分。同時,皖南小三線建設客觀上促進了地方經濟的發展,一定程度上體現了“一般的經濟行為”。這可以從兩個維度去理解:一是在軍品生產階段,為配合軍事生產,加強了當地的基礎設施建設(如道路、供電、供水、港口等),為經濟的發展創造了基礎條件。二是在軍轉民以后對當地工業化的影響,特別是工業文明的引入對封閉的皖南起了示范作用,這些企業在移交安徽后部分企業成為當地的骨干企業,甚至現在仍在發揮作用。如安徽東至香隅化工區即是在小三線企業的基礎上形成的,2006年2月,經安徽省人民政府批準,在東至縣西南香隅鎮設立化工園,它既是省級開發區,也是安徽省的專業化工園區,主導產業為精細化工。又如安徽海螺集團有限責任公司,是在安徽寧國水泥廠的基礎上,在兼并上海勝利水泥廠后發展成為亞洲最大的水泥生產企業,名列安徽百強企業之列,而安徽寧國水泥廠的前身是小三線建設時期為解決企業基建需要建立起來的軍工企業——上海勝利水泥廠。

  當然,對小三線經濟價值不宜評價過高。由于選址的局限,小三線企業在經濟上無論是調整時期,還是移交給安徽后,都存在較多問題。同時,由于軍工企業的性質,決定了其對當地經濟影響的程度是相對有限的。

  2、 皖南小三線工業遺產的價值

  皖南小三線遺產廣泛分布在皖南的山區,數量多、類型全(見表1),分布集中。以東至、寧國、績溪、旌德、貴池等地較為集中。這些工業遺產是這段歷史的特殊見證,具有較強的歷史、社會、科技、美學等多重價值。

  2.1、 歷史價值

  小三線遺產是工業活動的見證,是這段歷史的實物記載,具有時代的烙印,是20世紀60年國家政策和時代背景的實物見證。“保護工業遺產的動機在于這些歷史證據的普遍價值,而不僅僅是那些獨特遺址的唯一性”。[7]三線建設是我國工業化進程中一個特殊的階段,小三線建設更具有一定的特殊性,作為這個特殊階段最直接的見證者,記錄著大量的歷史信息和時代記憶。20世紀80年代小三線企業經歷了調整、改造、搬遷、荒棄的陣痛,大部分企業的廠房、機器處于廢棄、閑置狀態。作為離我們最近的文物遺產,她是存儲這一重要歷史事件的重要物質載體,“對于那一時期的中國經濟、社會、國防和文化建設具有標志性重要意義。”[1]

  表1 皖南小三線遺產構成
表1 皖南小三線遺產構成

  2.2、 情感價值

  小三線遺產是皖、滬之間交往的情感媒介。工業遺產大多曾為普通民眾工作生活過的場所,留下了當時工作生活的記憶,是從“小人物”角度去理解歷史文化內涵。這種大量聚集的可識別性的工業遺址容易勾起當事人的社會記憶和情感回憶。近年來,很多在皖南小三線工作過的上海人曾集體或個人故地重游,這片故土、工業遺址甚至機器承載了他們數十年奮斗精神和青春記憶。歷史上徽商對上海的開發起到不容忽視的作用,60年代皖南的小三線建設是上海對安徽的現代化“播種”,也為皖南培養了相當數量的技術人才,對皖南的工業發展與產業水平的提高起到了一定作用。這些小三線遺產是現代上海與安徽交往的見證。“重溫其歷史,可以增強安徽和上海的相互理解,以達到增進友誼、密切聯系、擴大協作、共求發展的目的。”[8]

  2.3 、科技價值

  工業建筑往往是先進生產力的體現,在西方工業建筑文物被稱為“技術型建筑”,反映了當時先進的科技水平。“工業遺產有別于其他文化遺產(包括物質和非物質的)的關鍵特質就在于工業的核心——技術。”[9]皖南小三線作為軍工企業在我國科技史上,特別是軍事工業科技史上具有重要作用。“包括鋼材、水泥、汽車、家用電器、輕工機械、煤礦機械等13大類24種民品分別獲國務院、委、辦級嘉獎,有不少產品屬于國內首創和獨家生產”[3],一些技術和工藝甚至達到了國際先進水平。

  2.4、 美學與生態價值

  皖南山區多為山多地少的地貌特點,“八山半水半分田,一分道路和莊園”,這種多山的環境使得皖南風光秀美,生態環境極佳,素有“中國最美鄉村”之譽。小三線企業遵循了“靠山”、“分散”、“隱蔽”的選址原則,這些工業遺址大多位于深山之中,遼闊的綠野與起伏綿延的山脈加之小橋流水、藍天、白云的自然文化景觀,營造寧靜、優美、變幻的優美畫卷。從遺址本身看,皖南的小三線的遺址是特殊生產過程遺留下來的文化景觀,具有一定的稀缺性、時代性、代表性,其整體建筑風格延續了60、70年代蘇式建筑的一些特征,與傳統皖南“粉墻黛瓦”的徽州民居形成明顯差異,很多廠區集中成片、規劃有序,風格獨特,散發著工業文明的時代氣息,“與其他民用建筑相比,最能反映建筑結構的大、真、強的美學特征。”[10]

  3、 皖南小三線工業遺產的保護

  小三線遺產是離我們最近的工業文明遺產,甚至是仍在被使用的工業建筑。公眾、政府在保護這類文化遺產時缺乏一定的保護意識,未意識到小三線遺產在歷史、社會、科技、情感等方面的價值。目前,皖南小三線遺產很少被列入文物保護單位,且被列為文保單位的級別普遍不高,僅見寧國市楊獅小三線工廠舊址列入了寧國市第四批市級文物保護單位(縣級,2017年)。在第三次全國文物普查中,僅有東至金星廠值班用房和金星廠后勤服務區納入了普查范圍(2011年),而這與皖南小三線遺址現存數量相比可謂杯水車薪。

  小三線遺產的保護首先要提升公眾、政府的保護意識,應積極利用各種文化傳播途徑,在全社會培育和營造工業遺產保護的氛圍。在文物保護單位的申請時逐步將小三線遺產納入保護范圍,同時由于小三線遺產具有共同的歷史價值,在單個遺產申請文物保護單位的同時,可以將皖南小三線遺產作為整體統一申報更高級別的文物保護單位,這不僅可以提升小三線遺產的整體價值和品牌價值,而且可以通過小三線遺產的整合,提升文化遺產的多樣性,彌補單個文物遺產的不足。在保護的小三線遺產方面,應盡可能征求當地民眾的意見,積極磋商,吸收當地民眾參與到文化遺產的保護中來,充分發揮當地民眾的積極性。

  其次,完善小三線遺產的普查與登記。目前對皖南小三線企業的歷史已有一定的學術成果,對其形成時間、空間分布、歷史地位和相關研究相對深入,但對皖南小三線遺產的研究稍顯薄弱,特別對工業遺產的保存現狀缺少系統整理,需要對散落皖南山區的小三線遺產進行普查、登記與建檔。普查的內容包括原有小三線企業歷史狀況、現存工業遺址的位置、數量、整體風貌、單體建筑保存狀況及利用情況等。

  第三,文化遺產保護的核心在于其“原真性”的保護。皖南的小三線遺產由于移交地方時間已久,原有機器設備已經不復存在,因此維護好小三線遺產的遺產環境和建筑本體作為保護重點,在對小三線遺產的保護中應尊重其歷史價值,維護好其歷史風貌,維護其場所精神;保護遺產結構,小三線大多為磚石結構,建筑的結構總體保存較好,存在的主要問題是建筑立面的破壞,修繕工作先對其立面進行了清洗、維護,使建筑物展現出原有的肌理;對于屋頂的維護是修復的工作重點,防止雨水沖刷造成建筑物的進一步損壞;修復時要采用相同的材料和技術進行,最大程度上尊重和保護工業建筑的原真價值。

  第四,發揮政府在工業遺產保護中的主體作用,加速保護體系的構建。皖南小三線遺產分布在皖南的3市7縣,地域分布較為分散,權屬關系不清,需要成立跨區域的研究機構和保護機構。皖南各級政府是遺產保護與利用的主體,扮演著區域合作的倡導者、推動者與利益協調者角色,因此應充分發揮政府的主導作用,制定專項保護法規,完善協調機制,建立起跨地區、跨部門的保護管理機構和研究機構;在編制皖南小三線遺產保護總體規劃的基礎上,制定單個小三線遺產的詳細保護規劃,既統一又分散,明確保護管理措施和要求,為小三線遺產的保護和利用提供具有可操作性的規劃方案;同時應充分考慮當地經濟發展政策,將皖南小三線遺產納入徽州文化生態保護體系之中,不僅強調遺產保護的文化意義,也要注重其經濟、旅游及生態價值的綜合發揮。

  4 、皖南小三線遺產的利用

  合理的利用有利于建筑遺產的保護。皖南小三線遺產的利用起步較遲,成粗放式開發階段:或將原有廠房建筑作為生產加工廠所,或將原有住宅用作居民住宅使用,而更多小三線遺產則為自生自滅狀態。為促進工業遺產保護利用,傳承工業文化,規范工業遺產保護利用機制,2018年國家工業信息部公布了《國家工業遺產管理暫行辦法》,對工業遺產的保護、利用、管理做了明確規定,提倡通過將工業遺址作為“工業文藝作品創作、展覽、科普和愛國主義教育等活動的場所”,以此“弘揚工匠精神、勞模精神和企業家精神,促進工業文化繁榮發展。”[11]

  4.1 、利用中堅持原真性

  原真價值是其利用基礎,文化遺產保護的核心在于其價值的保護。“缺乏歷史、科技和美學等本征價值,便不能成為工業遺產。”[12]皖南的小三線遺產由于移交地方時間已久,原有機器設備已經不復存在,因此維護好三線遺產的“固定構筑物、建筑綜合體和復合體以及工業景觀”等應作為保護重點,“那些最重要的遺址應當被充分地保存”[7],維護其歷史的完整性和真實性。在小三線遺產實地調研中,原有廠房已被大面積拆除,非?上А,F存的一些廠房建筑也被改造成其他用途,對其歷史風貌、建筑結構有一定破壞。在保護建筑物本身的同時,也要維護好其歷史風貌,維護其“場所精神”。在某種意義上,“場所”作為一個人記憶的物化空間,可以增強人們對這個地方的認同感和歸屬感,“在那里,人們可以再次感受到曾經的工業歷史和工業文明,可以寄托自己的情感等等”[13]。

  皖南小三線遺產曾在修復中出現破壞了建筑物本身的歷史信息的行為,形成了“修復”中的二次破壞。如旌德旌旗廠對原有的建筑廠房、宿舍、辦公樓采用徽派建筑的方式進行修復,違背了建筑物原有的歷史風貌和裝飾特征。皖南小三線作為上海的飛地,在建筑風格較少受到徽州地域本身建筑風格的影響,更多的體現外來的建筑文化。如果按照徽派建筑的方式對其進行修復,抹殺小三線遺產建筑所承載的歷史信息,改變了建筑物現狀和形態。因此,在建筑物的修復上要遵循“從舊”原則,若加固其結構能達到保護的目的,則不做大范圍的修繕;也不必恢復建筑物最初的面貌,最大程度保存建筑物歷史痕跡,在精神延續上實現對“從舊”的尊重。

  4.2、 小三線群體遺產的利用形式

  小三線群體遺產的利用方式根據遺產尺寸可從兩個層面進行利用:

  一是后工業景觀公園或文化創意產業園。對于生態環境良好、成片保存的小三線工業遺產廠區可以進行整體保護,可以發展為后工業景觀公園,將工業遺產個體作為整個遺產景區的主導景觀元素,保留著那個時代濃厚的工業氣息,按照歷史原貌進行修復,以傳承工業歷史文化為目標。同時由于廠區環境、建筑設施承載著工業歷史文化因素,可以喚起人們的歷史記憶和懷舊情緒,寄托人們的歷史情感,可以為設置文化創意產業園,供文化創意產業使用,形成影視、攝影基地。調研中,皖南小三線遺產中,旌德旌旗廠整體保存狀況較好,又與旌歙古道相鄰,具有開發的優勢?兿墓饷鳈C械廠也是利用小三線舊址開展觀光旅游,不足之處在于將原有廠房大部拆除,少了歷史感。

  二是構建“皖南小三線之旅”的文化線路。皖南小三線遺產由于靠山、分散、隱蔽的原則,未能形成工業城鎮層級。但從區域的角度,皖南小三線又在一定程度體現了相對集中的原則,特別是皖南這一大的區域分布了80余個企事業單位,按照文化遺產的類型,從遺產廊道的角度將這些具有相似性的遺產進行串聯,形成遺產廊道。遺產廊道的理念不僅強調遺產保護的文化意義,更加注重其經濟、旅游及生態價值。我們可以以“小三線遺產”為線索串聯起一個工業遺產史跡網,通過交通線路,將小三線遺產與區域內名城、古鎮、生態環境整合,形成皖南小三線之旅。具體的路線包括東至——貴池——寧國——績溪——旌德——歙縣等,這些廠區既有在城鎮區域的,又有在深山之中的,不僅具有人文科考和歷史保護價值,同時還具有觀賞、游憩等生態旅游價值,適宜設計相關線路開展自駕游、工業遺產游,對促進當地經濟社會發展等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5、 結論

  小三線建設對中國軍事工業、對當地經濟發展起到了直接或間接的作用,向山區傳播了工業文明。遺留下來的小三線遺產是特定歷史時期我國現代工業發展的見證,特別是中國軍事工業發展的見證,展現了不同時期中國工業發展的歷史軌跡及特征,具有歷史、科技、情感等多種社會價值,寄托了一代人甚至數代人情感訴求。當前,皖南小三線遺產的保護與利用多停留在零散、粗放的階段,在全社會尚未形成工業遺產的保護氛圍,遺產的整體風貌遭受損壞,而且這種破壞仍在持續。皖南小三線遺產保護在做好遺產的調研基礎上,運用場所精神的保護理念,完善價值分析和評價,保護好工業遺產的原真性,增強工業遺產場所的歸屬感及認同感。在合理利用上,應基于工業遺產的不同尺度,采用博物館模式、創意產業園、工業遺產旅游等方式,這樣既可以實現對小三線遺產的保護,同時又可以發揮其社會經濟生態價值。

  參考文獻

  [l]徐有威,陳東林.小三線建設研究論叢(第二輯):小三線建設與國防現代化[M],上海:上海大學出版社,2016:51,19.
  [2]謝忠強.1960年代上海支援江西小三線建設研究[J].井岡山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6,37(2):69-76.
  [3] 徐有威.口述上海:小三線建設[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15:5,10.
  [4] 中共四川省委黨史研究室,四川省中共黨史學會.三線建設縱橫談[M].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2015:329.
  [5]張永斌.上海的小三線建設[J].上海黨史研究,1998(4):34-36.
  [6]陳東林.中國共產黨與三線建設[M],北京:中共黨史出版社,2014:475.
  [7]國際工業遺產保護聯合會.關于工業遺產的下塔吉爾憲章[G]//國際文化遺產保護文件選編.北京:文物出版社,2007:252。
  [8]歐遠方.皖滬關系史略[J].安徽史學,1992(1):74-77.
  [9]寇懷云,章思初.工業遺產的核心價值及其保護思路研究[J].東南文化,2010(5):24-29。
  [10]蒲培勇,唐柱.西南三線工業建筑遺產價值的保護與再利用研究[J].工業建筑,2012,42(6):29-33。
  [11] 工業和信息化部.工業和信息化部關于印發《國家工業遺產管理暫行辦法》的通知[EB/L].[2018-11-19].http://www.miit.gov.cn/n1146295/n1652858/n1652930/n3757016/c6498928/content.html.
  [12]邢懷濱,冉鴻燕,張德軍.工業遺產的價值與保護初探[J].東北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07,9(1):16-19.
  [13]徐柯健.從工業廢棄地到旅游目的地:工業遺產的保護和再利用[J].旅游學刊,2013,28(8):14-16.

    張亮,張可凡.皖南小三線遺產的保護與利用研究[J].安徽建筑大學學報,2019,27(05):56-61.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河南11选5走势图vr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