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法學論文 > 國際法論文

基于國際法的遠海防衛研究

時間:2020-03-13 來源:國防 作者:閆雪昆,段廷志 本文字數:4896字

  國際法熱點論文(8篇完整版范文)之第七篇

  摘要:當代國際法關于國家自衛權的規定, 為主權國家實施遠海防衛提供了較明確的法理基礎;在現行國際法體系下, 國家遠海防衛的范圍可拓展到攻擊國的海域、特定第三國的海域以及公海海域;在平時, 國家還可以開展武器試驗、遠海演習訓練、設置海外基地等遠海防衛相關準備。

  關鍵詞:國際法,國家自衛權,遠海防衛

國際法熱點論文

  在國際法視野下, 遠海防衛是國家自衛權的重要組成部分, 相關國際實踐屢見不鮮。但是, 受歷史傳統的影響, 我國長期忽視了這一權利的存在和行使。步入新時代, 我國日益融入世界, 發展利益空前拓展, 遠海防衛已成為我軍新的歷史使命;準確認識并正確行使這一權利, 對我軍使命任務的完成具有重要意義。

  一、現行國際法有關自衛權的規定, 承認國家擁有遠海防衛的自然權利

  從國際法角度看, 遠海防衛是指主權國家在遠海方向, 為抵御來自外界的武力攻擊, 保衛本國的國家安全及其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而實施的自衛作戰。

  現代國際法有關自衛權的規定, 并未將國家合法自衛的空間限定于本國領土。在古代, 我國作為歷史悠久的農耕國家, 國家安全利益觀“土味”濃厚, 國防觀念往往局限于“守疆衛土”;在近現代, 國家長期積貧積弱, 屢次被強行割土租地、面臨被瓜分豆剖的危機, 中華民族為保衛領土主權完整, 付出了極大的犧牲。上述深厚的歷史文化背景, 無形中造就了傳統國防觀念的局限性——在國民心中, 往往不自覺地把“國家自衛”等同于“守疆衛土”。從法律角度看, 這種傳統認知很容易導致對國家自衛權作片面化狹隘化理解, 實踐上也不利于我國充分運用國際法授權維護國家安全利益。

  在現代國際法體系中, 國家自衛權的行使并未限定在本國領土!堵摵蠂鴳椪隆逢P于自衛權的第51條規定:“聯合國任何會員國受武力攻擊時, 在安全理事會采取必要辦法, 以維持國際和平或安全以前, 本憲章不得認為禁止行使單獨或集體自衛之自然權利。”根據此條款, 自衛權的行使以遭受武力攻擊為前提, 且在時機上一般要求針對正在進行的武力攻擊, 但是并未對自衛權行使的地點做出限制。而且, 從國際實踐看, 無論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 中、美、英、蘇等聯合國家面對德、意、日的侵略行為, 還是二戰后主權國家面對他國的武裝侵略, 自衛反擊行動超越本國國界、遠及大洋乃至深入侵略國疆域的情況屢見不鮮。因此, 在新時代, 我國要有效維護國家安全利益, 就有必要超越傳統認知, 以寬廣的國際視野、歷史視野, 全面理解當代國際法賦予主權國家的自衛權利。

  習慣國際法和聯合國《“關于侵略定義”的決議》, 在一定程度上為受攻擊國行使遠海自衛權提供了法律依據。從國際法看, 一國通過海上封鎖, 阻斷他國海上及其空中通道的行為, 屬于典型的戰爭行為, 被封鎖國家自然有權利, 以武力在海上打破這種封鎖。比如, 在1962年的古巴導彈危機中, 正是為了規避與古巴、蘇聯進入戰爭狀態, 美國總統肯尼迪才在電視講話中, 特意把對古巴周邊海域的選擇性封鎖稱為“隔離”, 而避免使用“封鎖”字眼;為增強該行為的“合法性”, 美國還煞費苦心, 推動美洲國家組織, 通過了支持對古巴實施“隔離”的決議。盡管如此, 古巴和蘇聯等國代表在聯合國安理會上, 仍明確把美國的這種行為定性為“片面的戰爭行為”“極為危險的侵略行為”, 美國、蘇聯兩國為此幾乎走向全面核戰爭的邊緣。

  1974年, 聯合國大會通過了《“關于侵略定義”的決議》, 該決議對一國首先使用武力?辗怄i他國行為的侵略性質有了更明確的界定, 對主權國家針對此類行為行使自衛權具有重大指導意義。決議第3條規定了構成侵略行為的7種情形, 其中第4種情形為:“一個國家的武裝部隊攻擊另一國家的陸、海、空軍或商船隊和民航機隊。”該情形亦只給出武力攻擊對象, 而未限定攻擊海域。為此, 非法武力攻擊源自哪里, 自衛權的行使就可以擴大到哪里。換言之, 若一國的陸、海、空軍或商船和民航機在遠海遭受攻擊, 自衛權的行使就可以擴大至遠海。

  集體自衛權, 既被《聯合國憲章》第51條所確認, 也被聯合國安理會的決議所認可。1990年8月6日, 聯合國安理會通過第661號決議, 該決議在序言部分宣布, “決心終止伊拉克對科威特的入侵和占領, 并恢復科威特的主權、獨立和領土完整”“肯定按照《聯合國憲章》第51條, 為對抗伊拉克對科威特的武裝攻擊, 有行使單獨或集體自衛的自然權利”。這是聯合國安理會首次在決議中認可集體自衛權, 并敦促和授權成員國針對伊拉克的侵略行為行使該項權利。從國際實踐看, 并非每個行使集體自衛權的國家都與受侵略的國家毗鄰。某些國家的領土距離受侵略國家往往較遠, 甚至遠隔重洋。這意味著, 某些國家集體行使自衛權時, 其武裝力量必然要超越本國疆域, 跨越海洋乃至大洋 (或陸路) , 才能到達受害國領土。

  不過, 與依據聯合國安理會決議行使集體自衛權相比, 依據國與國條約、受害國請求行使集體自衛權, 其合法性的認定往往比較復雜, 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一是侵略、被侵略的事實關系往往難以認定。比如, 當兩個國家之間存在領土爭議時, 當事國之間往往都宣稱是對方“侵略”了本國領土。此時, 如果第三國依據與其中一國的雙邊 (或多邊) 同盟條約行使所謂“集體自衛權”, 對另一國使用武力, 法律上的正當性就難以立足。二是“受害國請求”的合法性。集體自衛權的行使, 只有以受害國合法政府的請求為前提才是有效的。然而, 在冷戰時期, 美、蘇兩個超級大國經常先行干涉主義, 通過各種手段顛覆他國合法政府、扶植傀儡政權, 進而與該政權簽訂同盟條約并應其“請求”, 行使所謂“集體自衛權”。從國際法角度看, 基于這種“請求”的集體自衛權行使, 本質上屬于侵略行為, 不具有合法性。因此, 對于依據國與國條約、受害國請求行使集體自衛權, 我國的立場是謹慎的、持保留態度的, 一貫反對霸權主義國家尤其是海洋霸權國家, 借行使集體自衛權之名, 行侵略和干涉之實。在1987年第42屆聯合國大會上, 我國代表綜合國際實踐、國際法編纂、國際司法判例, 提出如下立場:援引集體自衛權, 應當根據“明確的請求”, 且上述請求“既不能來自由使用武力造成的在國際法上沒有合法地位的政府, 當然也不能是提出在這種所謂‘集體自衛’行動實際采取之后”;根據國際協定行使集體自衛權, 其前提必須是該國際協定本身合法和有效, 并且不得違反憲章。

  綜上所述, 在以下4種情況下可以實施遠海防衛:一是在遠海的重大利益, 如商船隊、民航機隊以及海外大量公民和重要設施, 受到來自外界的武力攻擊;二是本土和近海目標遭受到來自遠海的武力攻擊;三是敵方已發起針對我國的大規模侵略戰爭, 嚴重威脅我國基本生存和安全 (無論侵略戰爭是起自陸上還是海上) ;四是依據聯合國安理會決議或來自受害國的合法、真實的請求, 行使集體自衛權。

  二、在現行國際法體系下, 國家遠海防衛的范圍可拓展到攻擊國海域、特定第三國海域以及公海海域

  從現行國際法及各國實踐來看, 遠海防衛的地理范圍可包括攻擊國海域 (領海、專屬經濟區和大陸架) 、特定第三國海域 (領海、專屬經濟區和大陸架) 以及公海海域。

  依據國際法自衛權行使的相稱性原則和戰爭法的習慣法規則, 國家自衛權的行使可視情延伸至攻擊國的領海乃至內水。所謂相稱性原則, 是指國家自衛中使用武力的規模和程度應與他國非法攻擊的規模和程度相當。根據該原則, 當一國武裝力量自本土對他國實施非法武力攻擊時, 受害國自然有權基于相稱性原則, 將自衛權延伸至攻擊國的領海乃至內水。而且, 從國際習慣法角度看, 當侵略國已然挑起戰爭、與被攻擊國家進入交戰狀態后, 受害國有權將侵略國的領海、內水納入海戰場。比如,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 反法西斯聯盟國家對德國、日本的海上反擊作戰的范圍, 就深入到了侵略國的領海、內水乃至領陸。

  依據聯合國《“關于侵略定義”的決議》和習慣國際法, 國家自衛權行使的范圍還可以包括某些為侵略國提供基地支援國家的內水和領海。該決議第3條第6種情形為“一個國家以其領土供另一個國家使用讓該國用來對第三國進行侵略行為”, 根據該條款, 若一個國家遭受到另一個國家駐扎在第三國領土上的軍隊的攻擊, 則該國自然可以對第三國領土內的目標采取自衛行為。從習慣國際法尤其是中立法看, 當一國提供本國領土供另一國對他國實施戰爭時, 如果提供國事先宣布中立, 則意味著違背中立義務或放棄了他國間戰爭中的中立地位;如果未宣布中立, 則意味著其已加入了交戰之一方。無論上述哪種情況, 因此而受到攻擊的國家均可將該國視為交戰方, 并將軍事打擊范圍擴展至其領海、內水乃至領陸。

  依據國際海洋法和戰爭法的習慣法規則, 國家有權在公海、專屬經濟區和大陸架行使自衛權、遂行作戰行動。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 公海應用于和平目的, 但國際法并未禁止在公海、專屬經濟區和大陸架實施作戰行動, 而《圣雷莫海戰法手冊》則進一步予以了明確, 在第10條規定, 海軍兵力的敵對行動可以在公海、專屬經濟區和大陸架及其上覆空域進行。從國際實踐看, 自近代以來, 國際社會和權威法學家, 從未對各國在公海作戰的合法性提出過質疑。不過, 隨著《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生效及專屬經濟區和大陸架制度的建立, 國家在遠海防衛作戰中, 除應遵守武裝沖突法規則外, 還應適當顧及沿岸國的權利與義務, 特別是要顧及在專屬經濟區和大陸架的經濟資源勘探與開發, 以及對海洋環境的保護與維護。

  三、在現行國際法體系下, 國家可以實施遠海防衛相關準備

  在和平時期, 國際海洋法為國家武裝力量在國際公共海 (空) 域從事活動, 提供了法律空間和基本規范;此外, 一國武裝力量還可以通過征得他國的同意, 而將其活動空間拓展至該國領土。據此, 國家在平時可以實施遠海防衛相關準備。通常, 一國在國際法框架內所實施的遠海作戰準備有以下3種形式。

  赴遠海實施軍事訓練和武器試驗活動。海上軍事訓練和武器試驗活動, 是國家海上武裝力量為了增強和發展國防能力, 尤其是控制和利用海洋的能力而在海上進行的軍事活動。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 在適當顧及其他國家所享有的同等自由的前提下, 一國享有在公海進行海上軍事訓練和武器訓練的自由, 其?瘴溲b力量也享有航行、飛越他國專屬經濟區和大陸架的自由。自冷戰時期至今, 世界上很多國家尤其是海洋大國, 遠赴公海實施軍事訓練和武器試驗活動屢見不鮮, 只要注意遵守國際海洋法相關規則和《聯合國憲章》不以武力相威脅之原則, 合法性一般不存在問題。

  赴遠海實施聯合軍事演習。海上聯合軍事演習, 是和平時期國家海上武裝力量對外軍事交流和國際安全合作的重要形式。各參演國之間無論是否具有同盟關系, 都可以依據自愿原則參加,F階段, 海上聯合軍演, 已經發展成為各個國家海上武裝力量熟悉海況、訓練部隊、增進交流乃至共同震懾對手的重要手段。從國際法角度看, 現行國際法體系尤其是國際海洋法框架, 是允許各主權國家在公海、專屬經濟區和大陸架實施海上聯合軍演的;當然, 參演國也負有遵守聯合國憲章和《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有關不同海域法律制度之義務。近年來, 我國海軍正處在轉型建設的關鍵階段, 為提升遠海防衛能力, 充分運用國際法許可, 多次在遠海方向主導或參加各類聯合演習, 特別是2017年7月, 遠赴波羅的海與俄羅斯實施聯合演習, 演習區距本土之遠前所未有, 演習行動對國際法的遵守和嫻熟運用也達到了新的歷史高度, 既鍛煉了部隊遠海作戰能力, 也彰顯了我軍文明之師的國際形象。

  實施海外基地建設。建設海外 (保障) 基地是加強遠海綜合保障、確保艦隊持續作戰能力的最直接手段, 也是近代以來海軍大國、強國走向遠海的必由之徑、常態舉措。在現行國際法體系下, 主權國家對其領土擁有完全的排他性主權及管轄權, 有權依據國際條約法訂立駐軍協定, 提供基地、接受外國駐軍, 但這種行為應遵守國際法原則和規則, 不能用于實施武力侵略和非法武力干涉。不過, 由于近代某些強國經常利用海外基地和駐軍推行殖民侵略, 當代仍有一些西方國家尤其是海軍強國違反國際法、濫用海外駐軍權利, 推行霸權主義強權政治、搞武力侵略和干涉。與西方國家相比, 我國海外基地建設服務于我國獨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 貫徹“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理念, 體現了我國作為世界大國維護世界和平、促進共同繁榮的責任感;海外基地和駐軍權利的取得, 完全在國際法框架下, 遵循了平等協商、互利互惠的原則, 與東道國簽署相關條約和協定, 也得到了其自愿、明示同意, 故完全具有正當性與合法性, 也有利于世界和平合作。

點擊查看>>國際法熱點論文(8篇完整版范文)他文章
    閆雪昆,段廷志.國際法視野下的遠海防衛[J].國防,2017(10):79-82.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河南11选5走势图vr彩票官网 新华股票配资 安徽快3有加奖吗 幸运赛车投注技巧大全 上证指数最低跌到多少 股票开盘价是怎么来的 网上可靠时时彩平台 什么网站可以玩北京快3 浙江20选5开奖走势图 股票微信群推荐 福建36选7预测与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