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經濟學論文 > 投資學論文

股權眾籌模式增值稅制度的國際經驗及本土化研究

時間:2020-01-22 來源:海南金融 作者:寇韻楳 本文字數:7819字

國際投資學論文參考閱讀6篇之第四篇:股權眾籌模式增值稅制度的國際經驗及本土化研究

  摘要:股權眾籌作為互聯網金融時代下產生的一種金融創新融資模式,具有門檻低、效率高、數額小、數量大等一系列區別于傳統融資模式的優點得以迅速發展。國際上對股權眾籌增值稅問題作出回應的國家不在少數,但我國關于股權眾籌的增值稅法律制度卻基本處于空白階段。本文研究分析歐盟、澳大利亞、加拿大、南非等國家或地區股權眾籌增值稅制度的經驗,結合我國金融業營業稅改征增值稅的創制難題,建議我國在股權眾籌增值稅制度設計中,既要兼顧國情做好頂層設計,不扼殺小微企業優選股權眾籌作為融資手段的積極性,發揮股權眾籌對于金融市場的活力,同時又貫徹稅收法定、稅收公平、稅收中立等原則,避免國家出現稅收流失,真正實現稅收效率與稅收公平。

  關鍵詞:眾籌; 股權眾籌; 增值稅;

  眾籌(crowdfunding),也稱公眾融資或公眾投資,通常是指發起人為了成功實現某一特定項目,通過互聯網在特定平臺上展示該項目以吸引眾人投資的過程。眾籌涵蓋了多種類型的個人和企業籌資,以獲得達成某一目標所需的資金,如災難援助、書籍出版、藝術家尋求粉絲支持、企業融資等。眾籌按照出資和獲得回報的方式不同分為捐贈式、回報式、借貸式和股權式,其中股權式具有遠高于其他幾種類型的不確定性和風險,應該受到重視,本文主要聚焦股權眾籌。

國際投資

  一、股權眾籌的內涵

  股權眾籌(Security-Based Crowdfunding)是指初創企業將所需融資項目情況、融資需求及出讓股份公布在眾籌平臺上,由注冊的合格投資者認購股份,企業出售自家的股份而得到現金,投資者獲得一定的股權作為回報。進行股權眾籌時,企業可能會提供特殊回報方式或優惠條件來吸引投資人,投資人購買就能成為公司的股東,享有股東的各種法定權利,如分紅或在某一天把手中持有的股票出售給他人。眾籌平臺連接的兩端都是受益者,發起方能實現快速融資目的,支持方成為公司股東從而獲得相應回報,實現個人目的。因股權眾籌是針對高成長預期的小微企業初創期的、獨立于正規金融體系之外的新興投融資形式,其最大的創新在于完全打破了傳統證券融資的體系和流程,普通民眾可以通過眾籌平臺直接參與初創企業的股權投資,與企業共擔風險和共享收益;诖,中國的很多學者直接以普惠金融為背景,認為股權眾籌是一種服務于中小微型企業的新型互聯網金融模式,為中小微型企業和創業者提供更廣闊的融資渠道,從而推動普惠金融的發展。

  股權眾籌持續高速發展的同時,各國也普遍注意到傳統稅收政策與股權眾籌的適用矛盾問題,我國現行稅法并沒有相關條文對股權眾籌的增值稅征納進行規定,筆者試圖通過研究不同國家關于股權眾籌的增值稅制度,以期得到關于我國股權眾籌活動增值稅相關制度的啟示。

  二、股權眾籌模式增值稅制度的國際經驗

  股權眾籌是互聯網金融的核心模式之一,是金融創新與互聯網結合產物,因此要研究股權眾籌,勢必要將其放在互聯網金融的背景下進行。2015年7月,中國人民銀行等十部委聯合印發《關于促進互聯網金融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指導意見》),其中指出"結合金融業營業稅改增值稅改革,統籌完善互聯網金融稅收政策".《指導意見》出臺之前,互聯網金融一度處于無門檻、無標準、無監管的"三無"狀態,且現有的工商登記沒有把"互聯網金融"作為專業行業進行分類。因沒有明確精準的行業歸屬,則無法指定和實施有針對性的政策,這給稅收管理造成了前置性障礙。世界范圍內,不乏部分國家對于股權眾籌這一新型金融創新模式作出關于增值稅問題的回應,本文在借鑒歐盟、澳大利亞、南非等國關于股權眾籌增值稅經驗的基礎上,探討我國股權眾籌的相關增值稅問題,從稅收層面促進股權眾籌發展,強化互聯網金融稅收管理具有重要意義。

 。ㄒ唬W盟

  歐盟成員國的增值稅目前是根據2006年通過的增值稅指令(2006/112/EC)的規定進行征收的,該指令并不涉及股權眾籌。但通過分析股權眾籌行為本身,以及對股權眾籌與傳統融資行為進行比較分析,可以從增值稅指令的角度來討論如何對股權眾籌征收增值稅。股權眾籌中,增值稅的征收取決于眾籌雙方約定的實際合同義務。如合同約定通過支持眾籌活動,支持者將獲得該公司即將發行的股份,由此被登記為股東。合同也可以約定支持者向發起人投入資金后,將獲得眾籌活動發行的債券,或是支持者將分享發起人未來的知識產權帶來的利潤。

  依據《增值稅指令》第2條,由發行股票籌集的資本不是增值稅的應稅事務。原則上,歐洲法院的判例法表明,持有股票和獲得股息分紅并不是一項經濟活動,此類活動僅僅是運用財產所有權帶來的結果,不是通過指令中規定的任何一項經濟活動獲得的結果。同樣,一個公司發行新股以增加資產,同時給予新股東相應股份的所有權,支持者由于投入資金而由此獲得公司股份,成為公司股東,公司這樣做只是為了籌集資本,而不是向支持者提供服務。對支持者而言,因支付公司增加資本所需的款項而成為股東的行為并不是支付對價,而是一項投資或對自己資本的運用,故支持者也沒有提供指令規定范圍內的服務。由此,股權眾籌在歐盟原則上不屬于增值稅征稅范疇,但這可能會導致進項稅不能扣除。根據歐洲法院判例1,要扣除進項稅,在進項交易和已征稅的銷項交易之間須存在直接聯系。因此,如果與進項稅交易直接聯系的銷項交易是指令規定范圍外的交易(通常是非經濟活動),例如發行新股,可能會導致這部分進項稅不能扣除。不過歐洲法院明確回應了這一問題:通過發行新股,為該公司整體經濟活動增加了資本。因此,該公司為發行股票而購買的供應品的成本應構成其間接費用的一部分,從而也應是其產品價格的組成部分,而這些供應與應稅人的整個經濟活動有直接聯系。這種觀點使得股票眾籌扣除進項稅成為可能。

  除了發行股票,眾籌活動還可以設計為向支持者發行債券或其他證券。從增值稅的角度來看,《增值稅指令》第135條第1款(f)項規定了以下情況免征增值稅:"以股份、公司或協會的權益、債券及其他有價證券但不包括確定貨物所有權的文件,以及第15(2)條規定的權利或有價證券作為對價進行的交易,包括協商但不包括管理或保管。"關于該項所述"證券"一詞是否將股本證券和債權證券都包括在內,歐洲法院在Granton Advertising一案2中得出肯定結論,股本證券和債券證券都屬于豁免范圍。

  此外,與發行股票和債券不同,如果支持者通過投資所獲的對價是分享公司知識產權的未來利潤,則屬于應稅交易。在這種情況下,所產生的收入可能來自于版權費,這些版權費由眾籌活動的支持者共同擁有!对鲋刀愔噶睢返25條(a)款規定,"提供的服務可包括……轉讓無形財產,不論證明所有權的文件的主題為何".此外,增值稅指令第59(a)條將"版權、專利、許可證、商標和類似權利的轉讓"視為提供應稅服務。此外,歐洲法院還指出,"盡管一項發明未被登記為專利,但轉讓該發明的共同所有權的股份,原則上是一項需繳納增值稅的經濟活動。"3因此,在歐盟,股權眾籌既可以不征稅(指令規定范圍外),也可以免稅。對于眾籌發起人來說,不同情況可能會導致進項稅額抵扣結果的多樣性。

 。ǘ┌拇罄麃

  在澳大利亞,以股權為集資模式的眾籌并沒有得到政府的正式支持,但澳大利亞稅務辦公室(ATO)于2017年初發布了一份關于眾籌增值稅處理的指南。在該指南中,稅務管理采用了與歐盟類似的方法,對四類眾籌模式分別確定了不同的增值稅處理方法。

  對于眾籌如何征收商品及服務稅,可能因以下情況而有所區別:發起人采用的眾籌模式及向支持者提供的對價;發起人是否有正在經營的公司;發起人是否已經注冊或者需要注冊成為貨物勞務稅應稅人;發起人提供對價是否在澳大利亞境內;支持者是否在澳大利亞境內。在股權眾籌模式下,支持者支付一筆款項,以換取眾籌發起人的股權權益。通常發生在發起人是一個公司的情況下,此時出資者將獲得股份作為回報。以股份為對價供應是一種不征收商品及服務稅的進項稅金融供應,出資人無權因購買股份而獲得進項稅額抵免,但中介機構向發起人提供應稅服務。進項稅額抵免通常不適用于與提供進項稅供應的發起人有關的供應。但如果滿足某些特殊條件,出資人有可能獲得部分進項稅額抵免。如甲公司是一家從事綠色能源產品開發的初創企業,它聘請中介機構通過眾籌平臺籌集資金。根據協議,支持者將獲得甲公司的股份作為回報。作為支付回報的股份供應不征收商品及服務稅消費稅,支持者沒有資格享受進項稅額抵免。中介機構向甲公司提供應納稅服務,該服務屬于商品及服務稅規定范圍。但由于中介機構提供的服務與股份供應有關,因此,甲公司在滿足一定要求的情況下,也有權獲得購買中介服務的進項稅額抵免。

  由于澳大利亞的進項稅免稅供應的范圍有限,原則上只有少數幾種供應會導致進項稅無法抵扣,有限的進項稅額抵免僅適用于金融機構用來生產進項稅金融用品的特定投入。雖然這些有限的進項稅額抵免通常包括銀行和類似機構的日常供應,且一般不包括與提供進項稅供應的眾籌發起人相關的其他供應,但澳大利亞稅務辦公室似乎還沒有就股權眾籌是否可以申請進項稅額減免作出明確規定。

 。ㄈ┘幽么

  加拿大對貨物勞務銷售征收貨物和勞務稅、零售稅、混合銷售稅和魁北克銷售稅四種稅,與股權眾籌相關的只有貨物和勞務稅。原則上在加拿大發行股票被定義為一種金融服務,可以豁免,除非適用零利率4.對于貨物和勞務稅而言,進項稅額是指商業活動中購買貨物勞務等(進口到加拿大或當地購買)所支付的增值稅額,通常這部分稅額可以要求抵扣,但申請進項稅額抵扣的前提是銷售或進口貨物或勞務的稅款已繳納或應當繳納。股權眾籌如果視同發行股票被列入金融服務范疇而豁免增值稅,因一般不存在與免稅的金融供給有關的扣減,其進項稅無法扣減。如果金融服務與商業活動相關,則可以通過特殊的緩解規則允許進項稅扣除,在此基礎上應允許在發行股票等方面扣除進項稅,以資助商業活動5.

  相反,股權眾籌模式可以通過知識產權的方式構成分享未來利潤的權利。根據加拿大增值稅規定,如果分享利潤的權利是通過知識產權,如版稅的方式授予的,這可能要作為"財產"的供給進行征稅,因為知識產權是一種無形財產。但如果取得這種權利可以被界定為取得一種金融工具,諸如一種"債務證券",將此定義為一種獲得付款的權利,但不包括使用財產的許可證等,這將構成一種豁免增值稅的供應。

 。ㄋ模┠戏

  南非增值稅規定的應稅行為是由賣方在其經營"事業"的過程中注冊為增值稅的應稅人而產生的。"事業"是指在南非境內或部分在南非境內,持續或定期向另一人提供貨物或服務作為對價的任何活動,包括以商業、金融、工業、采礦、農業、漁業、市政或專業事務或任何其他持續性質的事務。不論其是否營利,應稅豁免的活動被特別排除在"事業"之外,不會產生應納稅供應,應納稅供應包括零稅率供應。

  如前所述,股權眾籌活動可以設立為向多個股東發行股票,從南非增值稅立法的角度來看,發行股票是一種免稅供應行為,因發行股票而發生的增值稅,不得抵扣進項稅額。然而,向非居民發行股票可能符合零稅率,則可以申請繳納與發行股票有關的進項增值稅,從而進行進項稅額抵扣。但目前的判例法卻得到不同的結果:開普敦稅務法院的一項裁決6表明,與股票相關的交易只有發生在企業經營過程中時,與股票相關的應稅供應才會被豁免,出售給非居民才為零稅率。因此,豁免或零稅率僅適用于本來應征稅的情況。發行股票也是如此,只有與企業活動有充分必然的聯系,才能適用該情況,否則就超出增值稅的征收范圍,進項稅額就無法抵扣。事實上,在股權眾籌模式下,發起人為了獲得資本而發行股票,一般都與企業的應稅活動有著充分的關聯。

  如果股權眾籌包括通過知識產權的方式授予分享未來利潤的權利,原則上對授予使用知識產權的任何對價均需繳納增值稅。但如果這些權利被授予在南非以外的地方使用,則該對價可能符合零稅率。因為權利授予人如果位于南非境外,則認為授予人沒有在南非境內進行過任何供應行為,授予人無需在南非境內注冊增值稅應稅人并向南非繳納增值稅。如果受讓人將知識產權用于制造應稅供應以外的目的,則為這種權利所支付的對價可能受反向收費機制的約束。

  上述國家的通常做法概言之存在歐盟和澳大利亞兩種模式。在歐盟模式下,股權眾籌是否征稅取決于合同約定的對價,如果對價是支持者獲得公司股票或債券,則視同于發行股票或債券,而被直接納入不征增值稅范圍,進項稅額也無法抵扣;如果對價是分享知識產權的未來收益,則屬于應稅范圍。在澳大利亞模式下,由稅務主管機關單獨出臺指南對股權眾籌如何征收商品與服務稅進行規范與指導,一般情況下以股份為對價的供應不征增值稅,但股權眾籌需要滿足相應條件才得以適用。按規定征收增值稅以及進行進項稅額抵扣,雖然限定在特殊情況下但也存在。澳大利亞模式更偏向于通過設置條件進行區分,從而更合理、有效地進行征稅。筆者認為,對于我國來說,"營改增"改革才落下帷幕,直接過渡到歐盟模式對金融服務不征收增值稅的狀態不是明智之舉,不征增值稅意味著進項稅額無法抵扣,簡單不征或免征增值稅無疑會破壞增值稅抵扣鏈條的完整性,反而加重股權眾籌發起人的負擔,逐漸過渡到澳大利亞模式或許是一種較為緩和的可行之策。

  三、股權眾籌增值稅制度的本土化思考

 。ㄒ唬┕蓹啾娀I是否屬于增值稅征稅范圍

  我國于2012年開始營業稅改征增值稅改革,金融服務增值稅課征規則的創制難度最大,金融保險業是最后從形式上完成"營改增"的行業之一。我國增值稅以征稅為原則,以免稅為例外,相較于大多數國家的免稅政策,除了規范性文件明確列舉的金融服務免征增值稅以外,我國屬于極少數對金融業核心業務征收增值稅的國家。

  我國增值稅將金融服務分為貸款服務、直接收費金融服務、保險服務和金融商品轉讓四個子目。理論上,不屬于這四類的金融服務應不屬于增值稅的征稅范圍,但實踐中依托互聯網平臺、大數據及信息技術等的不斷升級,新型金融服務層出不窮。如果不將股權眾籌等一眾新型金融服務納入增值稅的征稅范圍,對于政府來說,將造成稅收流失;對于企業家來說,將成為稅收漏洞而使其有機可趁。筆者認為,對我國金融業不斷深化和發展的現狀,考慮到金融交易和產品的多樣性和結構的復雜性,股權眾籌應當納入增值稅征稅范疇,財政部門和稅收部門等相關部門也應結合金融實踐情況,及時調整和完善具體金融交易的增值稅政策,避免部分金融交易領域增值稅政策的長期不明確或完全空白。

 。ǘ┲贫ê侠淼墓蓹啾娀I增值稅征收指導性文件

  由于股權眾籌在我國很容易觸及公開發行證券或非法集資的紅線,所以股權眾籌在我國主要通過"線上+線下"的模式完成融資過程。項目在平臺發起后,由平臺完成審核和進行披露,當項目已達到募資額度且投資人數不超過五十人時,轉入線下,投資人成立合伙企業,與發起人簽訂股份轉讓協議,眾籌平臺不參與股權的轉讓和交割,以此規避非法發行股票的嫌疑。在股權眾籌中,股權的最終轉讓通常是線下簽訂股份轉讓協議來完成,而不是通過新三板進行轉讓,不具有金融商品屬性,不能簡單按照金融商品轉讓的增值稅目來征收增值稅。對比借鑒不同國家當下對于股權眾籌的增值稅征納制度,同時考慮到我國互聯網金融發展的特性和"營改增"的發展階段,理應進一步完善相關的稅收法律制度,以解決股權眾籌在我國面臨的增值稅稅收困境。目前,在增值稅領域,應當在總結股權眾籌特點的基礎上,對現行的《增值稅暫行條例》《稅收征管法》等進行必要的適應性修訂,修改不利于股權眾籌發展的條款,增加針對性的,對股權眾籌征稅的相關條款。此外,澳大利亞稅務辦公室發布的《眾籌增值稅征收指南》為我國提供了很好的借鑒,稅務當局可以考慮制定合理的指導性文件以規范股權眾籌融資活動。

 。ㄈ┘骖櫠愂招逝c稅收公平

  增值稅法的設計,應兼顧稅收效率與稅收公平,股權眾籌也不例外。"稅收效率強調應盡可能構造使抵扣鏈條完整的課稅要素體系,確立納稅人的增值稅抵扣權,使稅收負擔在不同環節間合理分配;稅收公平通過設置稅收輕免課措施實現,但允許納稅人放棄增值稅免稅輕稅待遇,使稅收負擔在不同群體間公平分配。"雖然在大部分稅種中,免稅在功能上具有稅收優惠的作用,可適當降低納稅人的稅收負擔,但增值稅的情況卻往往不是如此。對于股權眾籌借鑒歐盟等進行免征或不征增值稅,可行性很低,原因有二。一是切斷增值稅抵扣鏈條,增加納稅人稅負。實踐中,選擇股權眾籌融資模式的多為小微企業,本著低成本的目的進行股權眾籌卻增加稅負,制度設計并不合理。二是歐盟雖對股權眾籌不征增值稅,但歐盟實行判例法,其在稅收案件中給予法官裁量權,法官有可能根據現實情況作出可以抵扣進項稅的判決,而我國不可能出現此舉。在增值稅法中設置的稅收輕免課措施,包括低稅率境內提供的零稅率、免稅項目和簡易計稅方法等,可能會使增值稅法的設計因偏離計征原理而變得復雜,但可以實現改進稅收負擔分配的效果。由此,對股權眾籌征收增值稅以實現稅收效率,避免出現稅收流失,同時又通過設置稅收輕免課措施來實現稅收公平是合理舉措。

  四、結語

  股權眾籌作為互聯網金融時代下產生的一種新興融資模式,以其門檻低、效率高、數額小、數量大等天然優勢對投資者和融資者都極富吸引力,對金融市場的影響非常顯著,同樣對稅收領域帶來的影響也不容小覷。國際范圍內只有歐盟、澳大利亞等少數國家明確通過法律以及相關規范性文件專門對眾籌的增值稅問題提供了法律指導,大多國家還是處于增值稅等相關稅收法律空白與實踐層面股權眾籌不斷發展的脫節狀態,但毋庸置疑,相關法律和政策的出臺是大勢所趨。如何在頂層設計時更有效地兼顧國情,不扼殺小微企業優選股權眾籌作為融資手段的積極性,發揮股權眾籌對于金融市場的活力,同時又貫徹稅收法定、稅收公平、稅收中立等原則,避免國家出現稅收流失,真正實現稅收效率與稅收公平,值得進一步深思。

  參考文獻
  [1]Alan Schenk,Oliver Oldman,Cui Wei.Value Added Tax:A Comparative Approach[M].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2015.
  [2] 默德威娜·里斯-莫格!侗娀I--探索融資新模式》[M].路本福譯。北京:中國華僑出版社,2015.
  [3]全國人大常委會預算工作委員會!对鲋刀惙芍贫缺容^研究》[M].北京:中國民主法制出版社,2010.
  [4]葉姍。金融服務增值稅課征規則何以創制[J].法學,2018(7):57-70.
  [5]許文。完善金融業增值稅政策[J].中國金融,2016(9):59-60.
  [6]謝雁翎,駱建升。促進互聯網金融健康發展的稅收對策[J].稅務研究,2016(2):110-113.
  [7]樊云慧。股權眾籌平臺監管的國際比較[J].法學,2015(4):84-91.
  [8]邱勛,陳月波。股權眾籌:融資模式、價值與風險監管[J].新金融,2014(9):58-62.
  [9]Australian Taxation Office:GST and Crowdfunding[EB/OL].[2017-01-03].https://www.ato.gov.au/Business/GST/In-detail/Rules-for-specific-transactions/GST-and-crowdfunding/.
  [10]Australian Taxation Office:Goods and services tax:GST treatment of financial supplies and related supplies and acquisitions[R].October,2006.

  注釋
  1See ECJ 8 June 2000,Case C-98/98,Midland Bank,para.24,EU:C:2000:300.
  2See ECJ 12 June 2014,Case C-461/12,Granton Advertising,para.27,EU:C:2014:1745.
  3See ECJ 27 October 2011,Case C-504/10,Tanoarch,para.46,EU:C:2011:707.
  4See Excise Tax Act, s. 123(1)(b)。
  5See Excise Tax Act, s. 185.
  6See Tax Court Cape Town 13 June 2011, Case No. VAT 382.

點擊查看>>國際投資學論文(推薦6篇)其他文章
    寇韻楳.股權眾籌增值稅制度的國際經驗及本土化思考[J].海南金融,2019(11):68-74.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河南11选5走势图vr彩票官网 pk10app计划 极速5分赛车 时时彩开奖最快的软件 pk10冠亚技巧玩法 广西11选5app 上海11选5购买 新手买股票怎么选股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下载 陕西快乐十分技巧 黑龙江36选7中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