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經濟學論文 > 經濟思想史論文

經濟倫理視角探析馬克思勞動時間觀

時間:2020-02-08 來源:中國勞動關系學院學報 作者:江峰,陳君 本文字數:8130字

  摘    要: 馬克思勞動時間觀從現實的人出發,凝聚經濟倫理內核;面向生活世界,形成經濟倫理向度;通過冷峻的現實揭露,對資本主義社會進行深刻的經濟倫理批判;以辯證的邏輯演繹,體現出科學的經濟倫理思維;通過時空交融的探索,對勞動時間予以經濟倫理認知,實現了對以往勞動時間理論的經濟倫理超越,因而能夠從經濟生活事實中揭示資本的倫理沖突和道德形態,具有豐富的經濟倫理內涵。從經濟倫理角度解析馬克思勞動時間觀,可以揭示馬克思勞動時間觀所固有的屬人的價值稟賦和經濟倫理特質,呈現馬克思勞動時間觀的真實性態。

  關鍵詞: 馬克思; 勞動時間觀; 經濟倫理; 剩余價值; 雇傭工人;

  Abstract: Starting from realistic people, Marxism's view of labor time condenses the core of economic ethics, facing the life world and forming economic ethics dimensions. It carries on the profound economic ethics criticism to the capitalist society through the cold reality disclosure. With dialectical logic deduction, it embodies scientific economic ethics thinking. Through the exploration of time and space integration, the economic ethics cognition of working time has been realized, which goes beyond the previous theory of working time. As a result, the ethical conflicts and moral forms of capital can be revealed from the facts of the economic life with rich economic ethics connotation. Analyzing Marxism's view on labor time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economic ethics can reveal Marx's inherent personal value endowment and economic ethics characteristics, presenting the authenticity of Marxism's view on labor time.

  Keyword: Marx; labor time view; economic ethics; surplus value; hired workers;

  如何理解馬克思勞動時間觀?對此,人們往往陷入兩個認知困境之中,一個認知困境即:過于偏重在物質論框架下理解馬克思勞動時間觀,一味強調馬克思勞動時間觀的物質內容,并且很容易從資本的外在物性出發解讀馬克思勞動時間觀,無視馬克思勞動時間觀所固有的屬人的價值稟賦和經濟倫理思想特質,抽離了其中豐富的社會經濟生活內容,因而導致對于馬克思勞動時間觀的一般概念化的、空洞而貧乏的認知,在一定程度上窒息了馬克思勞動時間觀的活性因子,不能彰顯馬克思勞動時間觀所特有的面向現實的人的生活世界的生存論維度;另一個認知困境即:過于偏重從膚淺的經驗論意義上理解馬克思勞動時間觀,宰割馬克思勞動時間觀所富有的鮮活的辯證思維和生存邏輯,因而導致對于馬克思勞動時間觀的狹隘的、僵化的認知,在一定程度上遮蔽了馬克思勞動時間觀的精神光華和哲學智慧,無以促使人們對馬克思勞動時間觀的認知上升到一個更高的哲學境域。

  從經濟倫理這一角度理解馬克思勞動時間觀,可以為超越上述兩大認知困境提供一條值得肯定的認知路徑。這里所關涉的經濟倫理作為一個倫理學范疇,是經濟與倫理思想觀念的意義交合、實踐活動的價值建構,是對經濟生活事實和關系的道德考量,是物質論與生存論、經濟學與倫理學、經驗論與辯證法的統一。以此解析馬克思勞動時間觀,一方面,有利于促使人們立足于社會經濟發展演進的現實,面向人的生活世界,揭示馬克思勞動時間觀屬人的價值意義,從資本運動的經濟事實中,領悟到其背后現實的人的倫理沖突與紛繁復雜的倫理交往關系,從而使人們對于馬克思勞動時間觀的認知能夠燭照其理論品質的真實性態,達到其生存論的本質與精髓;另一方面,又有利于人們從生活世界的生存實踐出發,提取馬克思勞動時間觀的理論精華,把握在資本與商品的時空運動中經濟倫理演化的必然的、內在的、固有的客觀規律,反思資本邏輯與生活邏輯的交織錯雜與演化轉換,從而使人們從馬克思勞動時間觀中領悟到一種崇高的形而上的哲學境域,品嘗到一種偉大的智慧之果。為此,本研究擬從價值內核、生存實踐、現實批判、思維方式、時空境域等維度,對馬克思勞動時間觀予以經濟倫理分析。并在此基礎上,探討馬克思勞動時間觀的經濟倫理啟示及其對當代社會的價值意義,力圖拓寬學界對于馬克思勞動時間觀的認知視野,以就教于大家。

  一、從現實的人出發——馬克思勞動時間觀的經濟倫理內核

  馬克思是從現實的人出發來考察勞動時間的,因而他的勞動時間觀具有屬人的經濟倫理內核。馬克思認為,人是時間的人,時間是人的時間。他不是以“局外人”方式觀照時間,而是把時間作為現實的人的生存方式予以社會化度量。在他看來,“人的感性就是形體化了的時間,就是感性世界自身存在著的反映”;[1]“時間實際上是人的積極存在,它不僅是人的生命的尺度,而且是人的發展的空間。”[2]就生命存在而言,是自在的也是自主的。生命是與時間結為一體的,人不可能抽離于時間而存在;人生命的時間自主,表明人在一定程度上又是具有選擇性的,人可以按照自已的價值標準,增加自我實現的生存時間,減少違背自我本性的生存時間,從而實現自我全面而自由的發展。作為馬克思社會時間理論的重要組成部分,馬克思勞動時間觀不僅秉承了與社會時間一致的理論,而且承擔了人的生命尺度的重任,進行以人為中心的社會化度量,更深刻地體現了人的生命特點、凝聚了人的生命價值,從而將他的勞動時間的人本意義發揮得淋漓盡致。馬克思勞動時間觀呈現了勞動時間與自由時間矛盾沖突的經濟倫理本質:“剩余產品把時間游離出來,給不勞動階級提供了發展其他能力的自由支配的時間”。[2]
 

經濟倫理視角探析馬克思勞動時間觀
 

  馬克思由于在資本理論的批判與解構中注重從現實的人出發,因而對于勞動時間的認知,能夠延展到經濟倫理觀念建構、價值沖突與創造以至人的解放和全面而自由發展的更高層面。馬克思勞動時間觀具有豐富的經濟倫理內涵:自由、幸福、公平、正義、節儉等諸多經濟倫理范疇,都在他的勞動時間觀中得到了經濟倫理的理性表達和有機融通;消費、分配、交換、生產等領域的社會實踐活動,都在他的勞動時間觀中得到了經濟倫理的透視和反思。

  在馬克思勞動時間觀中,“自由”作為一個經濟倫理范疇,有其與勞動時間相聯系的諸多觀照。在他那里,自由是時間之流中現實的人的存在狀態,只有掌握了自由時間,現實的人才能獲得更多自由。在這個基礎上,他分析自由時間是勞動時間的節約,所以可以得出,勞動時間若增加,自由時間則減少;勞動時間若減少,自由時間則增加。馬克思指出,在資本主義生產方式下,“資本家是竊取了工人為社會創造的自由時間。”[4]因為,“不勞動的社會部分的自由時間是以剩余勞動或過度勞動為基礎的。”[5]他還洞察到資本意志之下雇傭工人勞動時間的異化,導致雇傭工人從屬于勞動的經濟倫理事實,指出:“以勞動時間作為財富的尺度,這表明財富本身是建立在貧困的基礎上的......使他從屬于勞動。”[4]那么,如何才能實現自由時間與勞動時間對立的揚棄,達到人的真正自由?那就是要使社會生產力達到十分發達的程度。他認為:“......并且整個人類發展的前提就是把這種自由時間作為必要的基礎。”[5]“這個自由王國只有建立在必然王國的基礎上,才能繁榮起來。”[8]馬克思認為:“自由時間——不論是閑暇時間還是從事較高級活動時間——自然要把占有它的人變為另一個主體,于是他作為這另一主體又加入直接生產過程。”[4]社會財富不再是人們的主要追求,勞動也不是謀生的手段。人們的勞動變成一種生活樂趣,不再是單調的重復活動。它逐漸失去原來謀求生計的生存意義,而具有了一種人自由全面發展的新生活意義?梢,馬克思對于勞動時間的理解,正是從現實的人出發,又超越現實的人的生存語境,從哲學意義上,凝聚了其勞動時間觀的經濟倫理內核。

  二、面向生活世界——馬克思勞動時間觀的經濟倫理向度

  面向生活世界,是馬克思勞動時間觀的一個基本的經濟倫理向度。馬克思勞動時間觀從現實社會人的生存實踐角度解析勞動時間,切入勞動時間的社會本質,透亮勞動時間所蘊含的價值意義,其勞動時間觀關注人的生存實踐,反思人的經濟生活與道德行為的經濟倫理特質。

  馬克思在分析工作日時,就面向生活世界,動態地考察了工人勞動時間的變動。一方面,他面向生活世界,立足于生存實踐,從經濟生活事實中,關注到在資本意志之下工人勞動時間變量所呈現的客觀的資本邏輯與本性,剖析了工作日。“即工人為維持自身而在一天當中必須從事必要勞動的那部分時間。但是......工作日決不會縮短到這個最低限度。”[10]也就是說,他從資本的時空運動中,進行了隱含經濟倫理批判的深度分析,從維持工人生存的必要勞動時間之中,洞見到這一最低界限,由此也就洞穿了資本的本質及其剩余價值運動的客觀限度;另一方面,他又面向生活世界,立足于生存實踐,從人的生存與社會道德狀態的現實中,揭示出工人勞動時間變量所具有的身體界限與社會界限,認為勞動力的身體界限和社會道德界限制約了工人工作日延長的最高界限。對于勞動力的身體界限,他解釋說:“人在一個24小時的自然日內只能支出一定量的生命力......如吃飯、盥洗、穿衣等等。”[10]而對于社會道德界限,他則從工人生存需求的角度出發,認為:“工人必須有時間滿足精神的和社會的需要,這種需要的范圍和數量由一般的文化狀況決定。”[10]顯然,在這里馬克思勞動時間觀是面向生活世界,建立在對經濟事實、道德實踐和社會現實的深刻認知基礎之上的。馬克思整合了資本運動的經濟與倫理因素,充分體現出他的勞動時間觀生存實踐的經濟倫理特質。又如,馬克思還面向生活世界,從現實的人的生存意義上,揭露資本突破工作日的純粹身體極限和道德極限,無限度地追求剩余勞動的本質:“它侵占人體的成長、發育和維持健康所需要的時間。”[10]這就使人們可以更清楚、更深刻地認識到,資本家靠縮短勞動力壽命、延長工人剩余勞動時間來實現自己的經濟目的,以致達到工人失去最基本的人性的程度。資本竭澤而漁地破壞了勞動力存在所需要的最基本生態,這正是由它貪得無厭的惡劣本性所決定的。由此,我們可以明顯地感受到馬克思勞動時間觀這一面向生活世界的經濟倫理向度。

  三、冷峻的現實揭露——馬克思勞動時間觀的經濟倫理批判

  馬克思勞動時間觀具有現實批判的經濟倫理特質?傮w上看,馬克思的科學理論建構,是以他對現實的批判為理論特質的。他曾幽默地譏諷那些愚昧的凡俗世界的人們和遠離現實生活、夸夸其談的所謂“哲學家”:“以前,哲學家們把一切謎底都放在自己的書桌里,愚昧的凡俗世界只需張開嘴等著絕對科學這只烤乳鴿掉進來就得了。”[14]同時作為無產階級理論家,馬克思明確表示,“所謂無情,就是說,這種批判既不怕自己所作的結論,也不怕同現有各種勢力發生沖突。”[14]馬克思勞動時間觀也秉承了他自己的這種批判精神,體現出冷峻的現實批判的經濟倫理特質。

  馬克思從經濟倫理的角度,揭示了資本意志下相對過剩勞動人口的規律,認為在資本主義社會機器的應用,一方面提高了剩余價值率,同時迫使工人人數減少。而這種矛盾又進一步促使資本延長工作日,“以便不僅增加相對剩余勞動,而且增加絕對剩余勞動,來彌補被剝削的工人人數的相對減少。”[10]由此使得無限度地延長工作日的新強大動機得到了大大的刺激,并被創造出來。于是,勞動方式本身、社會勞動體系的性質,就都因之而發生了變革,工人被迫“聽命于資本強加給他們的規律”。[10]這樣,馬克思就從相對過剩勞動人口的形成及其矛盾沖突中,深刻地洞察到并批判了存在于資本主義社會的奇特經濟倫理現象:“縮短勞動時間的最有力的手段,竟成為把工人及其家屬的全部生活時間轉化為受資本支配的增殖資本價值的勞動時間的最可靠的手段。”[10]此外,馬克思還從徭役勞動與雇傭勞動的比較中,以經濟關系的事實對資本家的道德虛偽性予以無情的批判,入木三分地揭露出資本家渴望無限度地延長工作日的本性,并嘲笑資本家的道德的虛偽性,“這種換湯不換藥的虛偽,卻給資本家優越感,從此自以為是‘平等、自由、博愛和民主’的化身。”[19]由此,資本家貪得無度的惡劣道德本質和對剝削的偽飾,已經一目了然了。

  四、辯證的邏輯演繹——馬克思勞動時間觀的經濟倫理思維

  馬克思勞動時間觀沒有脫離社會的經濟道德生活而抽象地把握勞動時間,而是在工人現實的生態環境之下考察工人的勞動時間,在各種社會關系中全面、動態地對勞動時間予以辯證的邏輯演繹,其勞動時間觀凸顯出一種經濟倫理的活化的辯證思維特質。

  馬克思通過考察工人勞動時間的絕對延長與相對延長,辯證地分析絕對剩余價值與相對剩余價值之間的關系,指出:“從一定觀點看來,絕對剩余價值和相對剩余價值之間的區別似乎完全是幻想的。”[10]兩種剩余價值生產都是資本家剝削雇傭工人的手段,其目的都是為了資本家最大限度地榨取雇傭工人的剩余價值。因而,從這個意義上來看,兩種剩余價值是具有同一性的。但是,在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確立并成為普遍的生產方式的情況下,動態地考察剩余價值的運動,就會發現,絕對剩余價值與相對剩余價值之間這種表面上的同一性,“只要涉及剩余價值率的提高”,[10]其中的差別就可以顯現出來。為什么會如此?他對二者的差別進一步予以辯證的邏輯演繹:“假定勞動力按其價值支付.......而這種變化在工資不降低到勞動力價值以下的情況下,又以勞動生產率或勞動強度的變化為前提。”[10]這就以工人的勞動時間為出發點,捕捉到了資本主義社會剩余價值運動的不同方式的差異性。同時,通過兩種剩余價值的比較分析,也讓人們看到,勞動生產率的進步,需依靠科學技術的發展。而科學技術的發展,其潛力是巨大的。由此決定了依靠勞動生產率提高的相對剩余價值生產,較絕對剩余價值生產更具增長的潛在空間,凸顯出資本家榨取雇傭工人剩余價值的“藝術”的進步。從剩余價值的運動中,揭示出資本家非人性地剝削雇傭工人的惡劣道德本性,并追尋到形成這種惡劣道德本性的資本固有的辯證邏輯。同時,他在變與不變中辯證地反思工人工作日的最高與最低界限;在必要勞動與剩余勞動的矛盾沖突中,透亮工人勞動時間中所隱含的創造剩余價值的經濟事實,揭示出資本家剝削工人剩余價值的這個震驚世界的秘密。馬克思以其活化的辯證思維,從勞動時間所關涉的具體微細的存在現象透視其本質,對資本“零敲碎打地偷竊”工人吃飯時間和休息時間的這種行為進行經濟倫理意義上的剖析:在資本的運轉中,時間的原子就是利潤的要素。通過聯系與分析工人的生存實際,透過“全日工”與“半日工”的表象,他看到了工人個人、勞動以及勞動時間異化的深層本質:“在這里,工人不過是人格化的勞動時間。”[10]而這種辯證思維的經濟倫理特質,在馬克思關于勞動時間的相關論述中,有著諸多不同內容和形式的話語呈現。

  五、“時空交融的把握”——馬克思勞動時間觀的經濟倫理超越

  馬克思勞動時間觀具有時空交融地把握勞動時間的經濟倫理認知特質。歷來人們在時間的問題上存在著諸多不同的尖銳看法,并且人們對時間的探討越深入,問題也隨之越多。而一個很大的缺陷就在于,人們在理解時間問題時,往往不是進行哲學意義上的時間性探索,而是從物體位移、功能、結構等物態層面的體驗出發,不自覺地將其轉化為空間問題來予以研究。在這個意義上,馬克思勞動時間觀實現了勞動時間理論的歷史超越。因為他和以往哲學家的勞動時間觀存在著一個明顯不同,即他是立足于勞動實踐,從時間與空間的交融中對勞動時間予以把握的。

  馬克思認為,“時間作為人的積極存在,只能在實踐活動中獲得自己的現實性。”[24]勞動時間若脫離了勞動實踐活動,必然無以實現從主體向客體的轉化,無以實現從動態向靜態的轉化,無以實現從時間向空間的轉化。也就是說,通過勞動實踐活動,人就可以使時間的形式凝結為空間的形式。在資本的剩余價值運動中,正是雇傭工人的必要勞動和剩余勞動的實踐,才使得勞動時間不斷地轉化為財富這一價值客體、現實存在和空間形式。馬克思也由此清晰而堅定地提出:財富就是可以自由支配的時間,如此而已。所以,可以得出,在一定的社會歷史條件之下,財富就是勞動創造的自由時間的空間凝結,時間就是財富通過勞動生成的存在標志。財富就是時間,時間就是財富;趯趧訒r間的時空交融把握,馬克思對資本意志之下雇傭工人的勞動時間進行了經濟倫理剖析,由此形成了對資本主義社會雇傭工人勞動時間異化的經濟倫理認知。從《資本論》中可以看出,馬克思比較注重社會勞動時間的“量”的精細以及縝密的數學計算,并善于從中引出客觀經濟事實的結論,以此展現雇傭工人勞動時間所包含的倫理本質與價值沖突。例如,他在分析工廠主所解釋的十小時工作日法令的實質時指出:資本家們總是為了達到驅利目的,每天都想出新的妙法榨取工人的勞動時間,“這就使工人不得不抓住零碎時間把飯吞下去。”[19]又揭露說:“工廠主......支配勞動力12小時或15小時,而只支付10小時的工資!”[19]對于雇傭工人的勞動時間,他十分重視從哲學意義上,進行立足于屬人的時空交融性的探索,體現出其勞動時間觀不同層面的理性經濟倫理追溯。在他的勞動時間觀中,對資本意志下的勞動時間的否定,實質上就是對雇傭工人自由時間的價值追求的肯定。就現實的人的個體生存層面而言,勞動時間理所應當地體現為人的積極存在狀態,但在資本主義社會,這種人的積極存在狀態卻異化為消極的存在狀態;就人類社會生活層面而言,勞動時間應該理所應當地成為衡量社會生活變遷的尺度,但在資本的意志之下,卻物化為標榜資本利潤增益的象征;就整個人類歷史發展演進層面而言,勞動時間應該作為人類發展的空間,但在資本的貪欲本性驅動之下,卻變身為資本與勞動之間討價還價的籌碼。由于馬克思對勞動時間的探索,是建立在對社會時間理論時空交融的整體把握之上的,因而能夠聯通社會生活和個人全面而自由的發展。馬克思對勞動時間價值內蘊的揭示,又必然會呈現出面向新的時代和社會生活系統開放的經濟倫理認知特質。因而,與他之前許多資本主義經濟學家的勞動時間觀相比,馬克思勞動時間觀能夠上升到更高的哲學境域。

  六、結語

  馬克思勞動時間觀的多種論述,都有其所針對的現實問題和所憑據的具體語境,因而呈現出復雜性。它不僅有物態的經濟測度,更有屬人的倫理反思。它從現實的人出發,凝聚經濟倫理內核;面向生活世界,形成了其經濟倫理向度;通過冷峻的現實揭露,對資本主義社會予以深刻的經濟倫理批判;通過辯證的邏輯演繹,體現科學的經濟倫理思維;通過時空交融的探索,對勞動時間予以經濟倫理的認知與把握,揭示資本運動中的倫理沖突和道德形態。馬克思勞動時間觀從資本的倫理考量中映照經濟生活事實,揭示客觀經濟規律,因而是經濟倫理生動具體的時間洞見,具有豐富的經濟倫理內涵和多重經濟倫理特質。要準確地認知馬克思勞動時間觀豐富而又復雜的經濟倫理內涵及其特質,就要結合它所針對的現實問題和所憑據的具體語境,通過它所觀照的社會實踐活動領域,解讀它不同角度的典型話語表達,并對它所關涉的主要經濟倫理范疇予以梳理。

  馬克思勞動時間觀對于當代社會具有重要意義。它以現實的人為中心研究勞動時間,可以為當代人理解勞動時間以至整個社會時間提供一個認知的支點,它使自由、幸福、公平、正義等一系列經濟倫理范疇向勞動時間觀念滲入,可以為弘揚主流社會核心價值觀提供一個有效的渠道;它面向生活世界,探討勞動時間,可以為當代人理解勞動時間尋求到一個正確的路徑;馬克思勞動時間觀的辯證思維和對勞動時間觀的時空交融的經濟倫理探索,對于當代人拓展時間的哲學視野、強化經濟倫理學科建設,也具有極為重要的價值意義。

  參考文獻

  [1]馬克思.馬克思博士論文[M].北京:人民出版社,1961:38.
  [2][3]馬克思,恩格斯.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7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9:532;216.
  [4][6][9]馬克思,恩格斯.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8:23;104;108.
  [5][7]馬克思,恩格斯.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8:214;215.
  [8]馬克思,恩格斯.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5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4:927.
  [10][11][12][13][16][17][18][20][21][22][23]馬克思,恩格斯.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268;269;269;306;469;469;469;584;584;584-585;281.
  [14][15]馬克思,恩格斯.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0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7;7.
  [19][25][26]馬克思,恩格斯.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265;323;323.
  [24]劉奔.從唯物史觀看科學和技術--關于探討科學和技術問題的方法論[J].哲學研究,1998(6):3-8.

    江峰,陳君.馬克思勞動時間觀的經濟倫理透析[J].中國勞動關系學院學報,2020,34(01):34-39.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河南11选5走势图vr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