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文學論文 > 民間文學論文

“老猴精”類型故事研究中“生命樹”結構圖的運用

時間:2020-01-18 來源:焦作師范高等?茖W校學報 作者:張慧 本文字數:4860字

  摘    要: 河南“老猴精”故事,主要講述的是一女子落單后被老猴精強搶為妻甚或生育子女,女子設計逃回的故事。依據河南省流傳的34個異文,借鑒劉魁立提出的“民間故事生命樹”的研究方法,從結構形態學的角度可將此類故事劃分出五個類型變體。由此可以確定河南“老猴精”型故事的情節基干即“女子落單、猴精搶女、設計逃回”,中心母題即“猴精搶女”。

  關鍵詞: 河南; “老猴精”故事; 結構形態; 類型變體; 生命樹結構;

  “老猴精”故事是中國各地廣泛流傳的民間故事類型之一,又被稱為“猴娃娘”“猴兒娘”故事,屬于幻想故事。本文以當代河南省流傳和出版的“老猴精”故事文本為研究對象,將搜集到的34個文本進行編號(T1-T34),參照劉魁立先生《民間敘事的生命樹》中提出的故事形態分析方法,同時借鑒普羅普的《故事形態學》,對文本的故事情節結構展開分析,劃分出五個類型變體,并勾畫出河南“老猴精”故事“生命樹”的形態結構圖。

  一

  作為一種獨立豐富的故事類型,“老猴精”故事在我國廣泛流傳。猴精搶女故事最早可以追溯到漢代焦延壽《易林》,書中講述了一男子的妻子被南山大玃盜走后淪為單身漢的故事。經歷晉唐五代的演變發展,這類故事在明代話本中最終成熟。20世紀二三十年代,我國早期民俗學研究者和愛好者在河南、江蘇、浙江、遼寧、陜西、四川等地都采集到了這一類型的故事,“老猴精”故事不僅在漢族地區廣為流傳,回族和土家族等少數民族也普遍存在,F代學者多從歷史淵源和文化內涵等角度入手來研究“老猴精”故事,主要圍繞其反映的中國古代猿猴圖騰崇拜觀念、搶婚制度以及社會生活狀貌進行論述。還有一些學者以民俗學和心理學的方法挖掘“老猴精”故事背后的象征意義。在故事類型研究方面,鐘敬文在其1929年發表的《中國民間故事型式》一文中探討了該類故事,將其命名為“猴娃娘型”[1],并提煉了五個主要故事情節:

  1)一老婆子的女兒,為猴娶去做妻子。

  2)老婆子以喜鵲的指引(或沒有此情節),得入猴洞。

  3)母女設法逃回。

  4)猴思戀其妻,頻到村中啼哭。

  5)她們以某種方法中傷之,猴不復來。
 

“老猴精”類型故事研究中“生命樹”結構圖的運用
 

  其他的中國民間故事類型學著作中也記錄了這種故事類型。如艾伯華的《民間故事類型》中所列119型“猴兒娘”與鐘敬文的分法大致相同,增加了猴屁股變紅的情節;還有姑娘殺死猴子和孩子逃走等替代母題,認為“猴兒娘”和前一個故事類型118“蜜蜂做媒”極為相似,“大概最初一起構成同一個組群” [2],指出該故事在全中國都有流傳。丁乃通在《中國民間故事類型索引》一書中將該故事列為312A“母親(或兄弟)入猴穴救女” [3],收錄在一般的民間故事目錄之下,并歸納出許婚和失蹤、尋女、懲罰和追趕猴子等三個情節段落,增加了更多詳細的故事情節單元。

  在研究方法上,劉魁立《民間敘事的生命樹——浙江當代“狗耕田”故事情節類型的形態結構分析》中的分析方法給本文的研究提供了新的研究視角和思路。他以浙江“狗耕田”故事為例,運用結構形態學的方法進行共時性的比較研究,通過尋找和劃分類型變體,繪制出“狗耕田”故事的“生命樹”結構圖[4]。本文在前人所作民間故事情節類型研究的基礎上,運用劉魁立故事形態結構分析的方法,歸納“老猴精”故事的情節基干,確定“老猴精”故事的中心母題。

  二

  普羅普在《故事形態學》中指出:

  角色的功能充當了故事的穩定不變因素,它們不依賴于由誰來完成以及怎樣完成。它們構成了故事的基本組成成份[5]。

  在河南“老猴精”故事當中,角色的名稱可以有所不同,如被猴精搶走的女性,她可以是待字閨中的姑娘,也可以是已為人妻的婦女;救女的人可以是女子的母親,也可以是父親、哥哥、舅舅或者嫂子。綜觀本文所收錄的河南省34個“老猴精”故事異文,盡管語言不盡相同,情節繁簡不一,敘述方法多樣,但都有著相似的情節結構。劉魁立提出“情節基干”的概念,認為其是每篇異文都具有的母題鏈,是同一個類型故事的標志。河南“老猴精”故事,無論怎么發展都離不開“女子落單、猴精搶女、設計逃回”這一情節基于它們構成了“老猴精”故事的典型特征,也是區別其他類型故事的重要標志。劉魁立進一步提出了類型變體的概念,他指出:

  同一變體中的各個文本之間在母題以及母題排列順序方面,都有極多的相同處,同時又和其他文本有所區別。[4]

  他把其中一些有極多相同之處的文本劃為一個分支,一個分支就是一種類型變體;不同異文在情節基干上還可以生發出新的情節,這些新的情節構成了該故事的類型變體。本文依照這種定義方法,對 34 個異文進行梳理和分析,歸納出如下類型變體:

  變體之一:

  1)姑娘落單。

  2)老猴精背走姑娘。

  3)親人在鳥雀指引下入猴洞。

  4)粘猴屁股逃回。

  此類變體的主要情節是,二人比賽早起碾米,第二天姑娘早起,等候在那里的老猴精背走姑娘,成親生子;受姑娘的囑托,喜鵲指引母親進入猴洞,二人用膠水粘老猴精屁股、用辣椒灑猴眼睛逃脫。代表性異文如T16,該文以母女二人用膠水粘住猴屁股逃脫為故事結尾,解釋了猴屁股為什么沒有毛,猴眼睛為什么是經常眨的問題。但如劉魁立所說:

  雖然有一個像是物類起源傳說的結尾,但那只是附會的一句話,與故事情節的總體內容并無實質性聯系。[4]

  母題鏈的長短,體現了故事情節的復雜性。這個變體情節相對簡單,走向比較直接,故事在母女設計逃脫之后便戛然而止。

  變體之二:

  1)姑娘落單。

  2)老猴精背走姑娘。

  3)親人發現猴洞,找到姑娘。

  4)膠水粘猴眼睛逃脫。

  5)老猴精追趕,反復騷擾。

  6)用計傷猴屁股,猴不復來。

  與變體一相比,變體二在設計逃出猴洞后并沒有立即結束,而是情節繼續發展,在最后一個節點設計逃出猴洞后衍生出了新的母題鏈。增加了老猴精因為思念妻子追趕姑娘,追到村中大聲叫喊,天天如此,反復騷擾其家人,家人或村民用計燒紅碾盤燙傷猴屁股,猴受傷不復來的情節。這類變體的最后是以解釋猴屁股為什么會是紅色的而告終。

  變體二共有18個文本,約占總數的53%,屬于河南“老猴精”故事最為典型的變體類型,故事情節比較豐富。在這一類型變體中,家人反復尋找失蹤的姑娘,很久之后在猴洞找到姑娘,一起設法逃脫。親人發現猴洞大致可以分為兩種方式,相當一部分文本中親人是在喜鵲、麻雀或者大鵬鳥指引找到姑娘,例如異文T2《老猴精》、T8《“紅屁股猴”的由來》、T9《紅屁股猴》等。民間故事在情節上,往往采用重疊反復的形式。在曲折的故事中,親人反復尋找失蹤的姑娘,家人反復詢問喜鵲,喜鵲反復應答、指引道路,都體現了敘事上的重疊反復,使故事情節在波浪狀的跌宕起伏中發展。

  其中個別異文是沒有鳥雀指引,親人偶然間發現猴洞,如在異文T6《老猴精的故事》里,姑娘的媽媽和哥哥在三年后上山砍柴發現猴洞、找到姑娘;異文T13中,姑娘舅舅上山拾柴火,在山坡下發現猴洞、找到姑娘;異文T32中,姑娘的媽媽獨自到深山尋找,看到石洞外有小猴玩耍,對著石洞大喊姑娘名字、找到姑娘。鳥雀引路或是上山砍柴拾柴火的情節屬于“親人得入猴洞”這一母題的擴展,對于故事的發展并沒有實質性的意義,不能發展或結束情節,在文本的敘述中必然地還要返回到情節基干上來,因而被認為是“消極母題鏈”。

  變體之三:

  1)姑娘落單。

  2)老猴精背走姑娘。

  3)猴精因事離開。

  4)姑娘擺脫小猴逃回。

  5)老猴精追趕,反復騷擾。

  6)用計傷猴屁股,猴不復來。

  劉魁立將能推動故事情節發展的母題鏈定名為“積極母題鏈”。在變體一中,“姑娘落單→老猴精背走姑娘”這一母題鏈作為“老猴精”故事的關鍵情節,具有很強的衍變能力,能夠衍化出新的情節以構成新的文本,從而形成若干新的變體。變體三增加了小猴角色,姑娘被搶之后,憑借自己的智慧支開老猴精、擺脫小猴逃出猴洞,這些小猴有的是她生下的猴娃,有的是替老猴精看守她。代表異文有T4《老猴精》、T25《猴子屁股為什么沒毛》。T4中姑娘以回家探親需要帶棗子為由用計支開老猴精,給老猴精一個沒有縫口的袋子,讓它去摘棗子并裝滿,用辣椒水給小猴洗臉,用草木灰灑小猴眼睛而逃脫;T25中老猴精開始不再提防姑娘逃跑,姑娘趁其外出,用膠水粘住小猴眼睛而逃回。

  變體之四:

  1)姑娘落單。

  2)老猴精背走姑娘。

  3)親人在鳥雀指引下入猴洞。

  4)老猴精招待親人。

  5)灌醉老猴精逃回。

  6)老猴精追趕,反復騷擾。

  7)用計傷猴屁股,猴不復來。

  變體之四與變體二類似,但是又有了新的變化。變體四沒有出現涂膠水或灑辣椒面等傷害老猴精眼睛逃脫的情節,而是在老猴精招待親人的過程中,二人灌醉老猴精,這是與其它變體的不同之處。代表異文是T28《猴屁股為啥沒毛》,嫂子在喜鵲的指引下進入猴洞找到姑娘,此時老猴精買刀回來,聞到了生人的味道發現嫂子,姑娘就順勢撒謊哄騙老猴精,說嫂子是老猴精搶來的另一個毛孩的親娘,老猴精自以為雙喜臨門,所以熱情招待,姑嫂二人你一言我一語灌醉老猴精,待其睡熟后跑回家去。

  變體之五:

  1)姑娘落單。

  2)老猴精背走姑娘。

  3)親人發現猴洞,找到姑娘。

  4)膠水粘猴眼睛逃脫。

  5)拿走猴精的器物。

  6)老猴精追趕,反復騷擾。

  7)用計傷猴屁股,猴不復來。

  變體五在變體二的基礎上增加了逃跑時拿走老猴精洞中某些器物的情節,也是異文較多的一個變體類型,有T1、T3、T7、T10等十余個異文屬于這類變體。被拿走的這些器物多是金銀碗筷、金銀搟杖等值錢的物品。但是在故事的發展上稍有區別。一些異文是姑娘知道了老猴精的性格,利用它的貪心,拿走金銀碗筷,如在異文T22《金搟杖銀搟杖的故事》等故事中,姑娘在逃出猴洞后邊走邊扔為自己逃跑爭取時間,老猴精在追趕姑娘的途中看見金銀碗筷就會撿起來放回山洞中,這樣一路往返。一些異文只是交代了姑娘逃脫之時順手拿走金銀碗筷。不論如何,老猴精追到村中反復騷擾的過程中都會提到金銀搟杖這類器物,大聲喊唱類似于“不要金搟杖,不要銀搟杖,只要猴娃它親娘”的話,增加了故事的曲折和趣味。異文T34因為篇幅較長,結局衍生出老猴精被碾盤燙傷后被粘在座位上不得動彈、請求路人幫助得救的情節。

  

  從故事結構的角度上看,民間故事的情節發展脈絡都是線性的,劉魁立說:

  其情節發展的脈絡都可以被視為是線性的,而且是單線性的,即由一個端點沿著直線向另一個端點發展,一個母題接續另外一個母題。事件是單一的,事件的發展也都在一個時間軸線上演進。[4]

  本文所討論的 34 個“老猴精”故事異文無一例外都符合這一特點。如果用線條來繪出故事進程,那么它將是一條直線。如果我們將這些線性故事用共時比較的方法重疊在一起,就能繪制出這一故事類型所有文本的形態結構示意圖,即劉魁立所說的“生命樹”。河南“老猴精”故事生命樹如圖所示:

  圖1 河南“老猴精”故事生命樹結構圖
圖1 河南“老猴精”故事生命樹結構圖

  每一類型變體都有自己獨立完整的母題鏈,通過疊合母題鏈,我們可以從“老猴精”故事的“生命樹”結構中直觀地看到故事的組織構成和情節變化。河南“老猴精”故事類型在相對穩定之中又有發展,情節基干的部分位于“生命樹”的樹干,是每個類型變體都具有的部分,不同的變體構成了樹的枝節。河南“老猴精”故事的情節基干是“女子落單→猴精搶女→設計逃回”,中心母題和情節基干密切相關,即“猴精搶女”,它連接著女子落單的前情和設計逃回的后續,具有旺盛的生命力。

  值得注意的是,和劉魁立“狗耕田”故事中由“兄弟分家”開始不同,河南“老猴精”故事并非全都是從同一個情節開始的,有些異文的開端比較復雜,在生命樹中甚至可以延伸出向下生長的枝節。姑娘落單的原因大致分為三類:一類是早起比賽,例如二人早起比賽碾米或搗碓杵,或是二人打賭誰能早起就可以得到禮物,被老猴精聽到后,第二天老猴精扮成人的模樣出現,姑娘聽到聲音以為是嫂子,因此一個人起床去看情況而落單。另一類是已婚的女子和哥哥一起回娘家,半路想要單獨去上廁所,恰巧遇到老猴精。還有個別異文是村中一戶人家和諧生活,老猴精早已垂涎女子美貌,趁其獨自在家而搶走女子。由于學力不足,暫時沒有想到如何較好地將向下生長的母題鏈呈現在“生命樹”結構中并標出變體類型,因此文中以“姑娘落單”作為生命樹的起點,這點值得再探討。

  總之,在河南“老猴精”類型故事的研究中,通過借鑒劉魁立繪制“生命樹”結構圖的方法,可以直觀地梳理故事的結構特征,提取故事情節基干與中心母題,有助于我們深入了解民間故事的內部發展和演進機制。

  參考文獻

  [1] 鐘敬文.鐘敬文文集·民間文藝學卷[M].合肥:安徽教育出版社,2002:630.
  [2] 艾伯華.中國民間故事類型[M].王燕生,周祖生,譯.北京:商務印書館,1999:200-201.
  [3] 丁乃通.中國民間故事類型索引[M].鄭建成,譯.北京:中國民間文藝出版社,1986:71-73.
  [4] 劉魁立.民間敘事的生命樹---浙江當代“狗耕田”故事情節類似的形態結構分析[J].民族藝術,2001(1):63-77.
  [5] 普羅普.故事形態學[M].賈放,譯.北京:中華書局,2006:18.

    張慧.河南“老猴精”故事情節結構分析[J].焦作師范高等?茖W校學報,2019,35(04):31-34.
      相關內容推薦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河南11选5走势图vr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