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畢業論文 > 在職碩士論文 > 同等學力碩士論文 > 臨床醫學碩士論文

不同階段乳腺癌患者心理情況探究

時間:2019-05-09 來源:現代醫學 作者:史奕奕 本文字數:6887字
  摘要
  
  目的:更細化的深入探究乳腺癌患者不同階段的心理狀況和相關影響因素,提高患者的生活質量。
  
  方法:在 2017 年 5-8 月期間,向長期在我院就診的乳腺癌患者發放心理問卷,問卷包括PHQ-9抑郁量表、GAD-7焦慮量表、BIBCQ-C乳腺癌患者體像問卷、FACT-B乳腺癌患者生命質量測定量表和 SSRS 社會支持評定量表,分別著重于乳腺癌患者一般焦慮抑郁情況、外觀及性吸引力、生活質量和社交這四個方面。PHQ-9 抑郁量表、GAD-7 焦慮量表、BIBCQ-C 乳腺癌患者體像問卷和 FACT-B 乳腺癌患者生命質量測定量表的問卷條目均采用 4 或 5 級評分法,分數 1-4 或 1-5,負向評分,分值越高,代表負性情緒越嚴重,心理狀況越差。SSRS 社會支持評定量表條目采用 4 級評分法,分數 1-4,正向評分,分值越高,代表社會支持評價越好。統計不同時間段內(確診乳腺癌時間在:半年至一年內、一年余至兩年內、兩年余至三年內、三年余至四年內、四年余至五年內、五年及以上)乳腺癌患者所填寫的各量表的得分以及總分值,利用統計學方法對比分析不同時間段內乳腺癌患者各方面心理狀況的異同,了解各個時間段心理問題的側重點,并且進一步探究乳腺癌患者心理狀況的相關影響因素。

不同階段乳腺癌患者心理情況探究
  
  結果:本次研究 173 名乳腺癌患者中抑郁、焦慮占比分別為 39.9%、38.7%;將173 名研究對象按是否抑郁分為抑郁組和非抑郁組。采用 Kendall’s tau-b 相關分析研究兩組在體像、社會支持、焦慮方面的相關性。結果顯示抑郁與體像評價存在正相關,相關系數為 0.363;抑郁與社會支持評價存在負相關,相關系數為-0.282;抑郁與焦慮存在正相關,相關系數為 0.637。將 173 名研究對象按術后時間長短分組后分析患者心理狀況,各組的人口社會學資料及腫瘤相關資料無統計學差異,結果顯示,確診時間在三年之內的乳腺癌患者抑郁并無差異,在三年以后抑郁發生率呈明顯的下降(Sig 值<0.001);確診時間在四年之內的乳腺癌患者焦慮情況并無差異,在四年以后焦慮的發生率呈明顯的下降(Sig 值=0.003<0.05);確診時間在五年之內的乳腺癌患者生活質量、自身體像評價等情況并無差異,而在五年以后生活質量情況、自身體像評價呈明顯提高(P 值=0.011<0.05、P 值<0.001)。不同確診時間段的乳腺癌患者的社會支持情況并無明顯的統計學差異(P 值=0.100>0.05)。以生活質量為因變量,將抑郁、焦慮、體像、社會支持納入自變量,采用多元線性回歸分析,R 值 0.754,R2值 0.569,調整R2值 0.559,解釋了 56.9%的生活質量變異,提示存在中等強度相關性。經 F 檢驗得出 Sig 值<0.001,抑郁相關系數為 2.695,Sig 值<0.001 具有統計學意義。
  
  焦慮相關系數為 4.478,Sig 值=0.012<0.05,具有統計學意義。體像相關系數為 0.270,Sig 值<0.001,具有統計學意義。社會支持相關系數為-0.587,Sig值<0.001,具有統計學意義。
  
  結論:在確診的前三、四年,乳腺癌患者抑郁及焦慮高發,影響患者的生活質量。
  
  在確診的前五年,患者的體像評價、生活質量均較差,且不良的體像評價影響其生活質量。因此在確診的前五年,乳腺癌患者的負性心理情緒需得到更多重視。
  
  臨床上絕大多數乳腺癌患者并不能得到心理科專業的心理治療,這要求乳腺科醫生在臨床治療過程中關注患者心理情緒,掌握必要的心理疏導及干預措施,幫助乳腺癌患者度過負性心理情緒高發期。隨著醫療技術的發展,乳腺癌目前的治療手段多種多樣,乳腺癌患者的生存率大大提高,生存時間也大大延長,因此生活質量對于乳腺癌患者尤其重要;颊咭钟艚箲]情況、對自身體像的不良評價、較差的心理支持也會降低其生活質量,因此幫助患者重塑對自身外形包括性吸引力方面的自信心、適當的心理疏導干預負性情緒等措施是必要的。而向患者家屬及朋友、同學等普及乳腺癌相關知識,幫助共同參與制定康復目標及計劃,指導家人尤其是配偶如何從言行舉止方面給予患者關心及支持,將使患者得到的社會支持大大增加,也將改善乳腺癌患者的生活質量。綜上所述,乳腺科醫生除疾病本身的治療外,需時刻關注患者心理狀況,掌握必要的心理疏導措施,及時對其進行心理干預,改善乳腺癌患者生活質量。
  
  關鍵詞: 乳腺癌;心理狀況;影響因素;時間.
  
  Abstract
  
  Objectives: To explore the psychological status of breast cancer patients at different stages and its related factors in depth. Methods: During May-August 2017, psychosocial questionnaires are sent to long-term breast cancer patients attending our hospital. The questionnaires include Patients’Health Questionnaire Depression Scale - 9 item, Generalized Anxiety Disorder Scale-7 item, Body Image after Breast Cancer Questionnaire-Chinese version, Functional Assessment of Cancer Therapy-Breast, Social Support Rating Scale., respectively, which focus on these four aspects include general anxiety and depression, appearance and sexual attraction, quality of life and social support. And then we add up total scores on each scale.We use statistical methods to comparedifferent psychological status of breast cancer patients in different periods and the differences of the overall psychological status,so that we can understand focus of the mental issues in each period, and further explore the related factors of psychological status of patients with breast cancer.
  
  Results: The proportion of depression and anxiety among 173 breast cancer patients was 39.9% and 38.7%. 173 subjects are divided into depression group andnon-depression group. The result shows that there is a positive relationship between depression and body- image evaluation, a positive relationship between depression and social support, a negative relationship between depression and anxiety. 173 subjects are divided into six groups according to how long it has been when diagnosed.
  
  There is no statistical difference in social- population data and tumor-related data among the groups. The results show that there is no difference in depression in breast cancer patients in the first three years. After three years, the incidence of depression is significantly decreased (Sig value < 0.001). There is no difference in the anxiety of breast cancer patients in the first four years, and the incidence of depression declines significantly after four years (Sig value=0.003<0.05). There is no difference in the quality of life and self-body evaluation of breast cancer patients in the first five years.
  
  After five years, the quality of life and self-body evaluation significantly improve (P = 0.011 <0.05, P < 0.001 ). There is no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difference in the social support of breast cancer patients among the groups (P = 0.100> 0.05). We choose quality of life as the dependent variable, choose depression, anxiety, body image, and social support as independent variables, and use multiple linear regression analysis.
  
  The R value is 0.754, the R 2 value is 0.569, and the adjusted R 2 value is 0.559, which explaining the 56.9% variation in quality of life. There is a medium intensity correlation. The F test shows that the Sig value is <0.001, which mean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Conclusions: Although the depression, anxiety, quality of life, and body image assessment of breast cancer patients improves over time, they are still significantly different from the normal. Especially in the first four or five years of diagnosis, the negative psychological mood of breast cancer patients needs more attention. The majority of breast cancer patients in clinic can not get professional psychological treatments. This requires the breast surgeon to pay attention to the patient's psychological mood in the clinical treatment process, and to master the necessary psychological intervention measures to help breast cancer patients through the period of serious negative psychological emotions. With the development of medical technology, the survival rate of breast cancer patients is greatly improved and the survival time is greatly extended. Therefore, the quality of life is particularly important for breast cancer patients. Depression and anxiety of patients, poor evaluation of self-body, poor social support will reduce their quality of life, so helping patients reshape their self-confidence including sexual attraction, and appropriate psychological intervention is also necessary. We can use the methods includingpopularizing knowledge of breast cancer to family members of patients, friends, and classmates, helping them participate in rehabilitation plans,and instructing their spouses to provide patients with care and support,All above can improve the quality of life of breast cancer patients. In summary, in addition to the treatment of the disease, breast surgeons need to pay close attention to the patient's psychological status, master the necessary psychological counseling measures, and do timely psychological intervention to improve the quality of life of breast cancer patients.
  
  Key words:   Breast cancer, psychological status, different periods,influencing factors.
  
  前 言
  
  乳腺癌是全球女性最常見的惡性腫瘤[1]。2011年的數據顯示中國女性乳腺癌發病人數約24.9萬,發病率37.86/10萬,且近10年發病呈上升趨勢,且越趨年輕化。乳腺癌目前已成為威脅中國女性健康的重要殺手[2-3]。得益于社會進步及醫療技術的高速發展,目前乳腺癌的治療手段已發展為以手術為主、以放、化療、內分泌治療、靶向治療為輔的一系列綜合治療手段。乳腺癌的手術方式由最早的根治性切除術,逐步朝單純切除、部分切除、前哨淋巴結活檢發展,近年來,國際上更傾向于對于早期乳腺癌,保乳手術代替全部切除,有研究顯示在乳腺癌早期,保留乳房的乳腺癌切除術和乳房全切術對于患者生存率并無差別[4]。毋庸置疑,保留乳房的乳腺癌切除術在很大程度上減輕了女性,尤其是年輕女性在心理上的巨大壓力,不僅提高了外形的美觀,而且對于未育的患者,為其保留了哺乳的生理功能。但保乳手術手術適應證嚴格,局部復發率相對較高[5],并且對腫塊切除后的乳房容量要求較高,使得很大一部分中國女性乳腺癌患者無法選擇保乳這一手術方式。
  
  手術治療的痛苦和后遺癥、放化療及其他輔助治療的副作用、巨大的經濟壓力、身體的缺失以及生活的不便等等都摧殘著惡性腫瘤患者的心理健康。近年來,隨著生物-心理-社會醫學模式的發展,心理因素對腫瘤的發生發展以及預后的影響越來越被重視,心理治療已經成為腫瘤治療中重要的一環[6]。一方面,乳腺作為女性的第二性征,對于女性有著特殊的意義,它代表著女性的曲線與美,更是一種性吸引力的外在體現。盡管如今乳腺癌的手術方式多種多樣,但仍不可避免的造成乳腺的部分殘缺甚至缺如,基于乳腺對于女性的特殊意義,乳腺癌患者的心理問題與其他癌癥患者相比往往更加嚴重、特殊。另一方面,乳腺癌的預后較好,生存率相對較高,乳腺癌患者的1、3和5年觀察生存率分別為90.5%、80.0%和72.7%,5年相對生存率為73.0%[2]。因此在長時間的治療以及之后的生活中,心理問題始終圍繞著乳腺癌患者,研究其較長時間的心理變化是有意義且有必要的。
  
  在臨床工作中,通過對患者的觀察與交流,我們發現乳腺癌患者的心理問題主要在以下幾個方面,一是抑郁、焦慮的狀況,二是對自己身體外形、功能等方面的擔憂與自卑,三是對自己生活、工作質量的評價,還有我們發現乳腺癌患者患者往往很在乎親人、配偶、同事、以及朋友對自己的關心和支持。
  
  目前國內外對乳腺癌患者心理狀況的研究文獻較多,Azvolinsky A等人研究顯示乳腺癌患者患抑郁的比率高達42%,遠高于其他癌癥患者[34]。然而,乳腺癌并發抑郁癥的研究尚處于起步階段。從臨床角度而言,相關因素對于乳腺癌并發抑郁的發生及發展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但影響因素究竟有哪些,目前尚無統一定論。有研究認為,對于乳腺癌患者,體像是生活質量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41]。
  
  莊鑫等人認為乳腺癌患者的心理狀況與社會支持程度與患者術后生存質量具有負相關性[37]。但并未有研究系統的討論影響乳腺癌患者生活質量的相關心理因素。此外極少有文章研究了乳腺癌患者心理狀況隨時間的變化。本研究在前人研究的基礎上,進一步研究了影響乳腺癌患者抑郁發生以及生活質量的相關心理因素,并探究了乳腺癌患者心理狀況隨時間的變化。
  
  本研究擬將在2017年5-8月期間,向長期在我院就診的乳腺癌患者發放心理問卷,問卷包括PHQ-9抑郁量表 GAD-7焦慮量表、BIBCQ-C乳腺癌患者體像問卷、FACT-B乳腺癌患者生命質量測定量表和SSRS社會支持評定量表,分別著重于乳腺癌患者焦慮抑郁情況、體像、生活質量及社會支持這四個方面。統計不同時間段內(確診為乳腺癌時間:半年至一年內、一年至兩年內、兩年至三年內、三年至四年內、四年至五年內、五年及以上)乳腺癌患者所做的各量表的得分以及總分值,并利用院內電子病歷系統統計病人的一般資料,如年齡、婚姻狀況、子女狀況、手術方式、腫瘤分期、有無淋巴結轉移、放化療情況、靶向治療情況、內分泌治療情況等等。利用統計學方法對比分析不同時間段乳腺癌患者抑郁、焦慮的平均發生率及抑郁的相關心理影響因素,探究乳腺癌患者抑郁、焦慮、生活質量、社會支持隨時間的變化以及乳腺癌患者生存質量與抑郁、焦慮、體像情況與社會支持的關系。
  
  通過本次研究,可以更細化的深入探究處于不同時間段的乳腺癌患者的平均心理狀況和相關影響因素。希望為今后的臨床工作及可能遇到的患者存在心理問題的處理提供幫助及指導,也為后期對進一步心理干預的研究提供理論基礎。
  
  一、研究對象及方法。
  
  1 、研究對象。
  
  1.1 、研究樣本。

  
  2017 年 5-8 月期間,選取來我院就診的乳腺癌女性患者約 200 例。
  
  1.2 、納入標準。
  
  1.確診為乳腺癌的女性患者;2.有自主行為能力的成年人;3.乳腺癌分期I-III 期,且行過手術治療;4.獲知乳腺癌病情的患者;5.意識清醒,合作,無精神疾病史,能獨立填寫問卷;6.知情同意,愿意參加本項目的患者。
  
  1.3、 排除標準。
  
  1.復發、遠處轉移或晚期的乳腺癌患者;2.有精神疾病史的患者;3.合并嚴重急慢性疾病或其他惡性腫瘤的患者;4.拒絕參加本項目的患者。
  
  2、 研究方法。
  
  對入選的乳腺癌患者進行心理量表的問卷調查,調查前先向調查對象闡明此次調查目的,保證此次問卷的匿名性,告知患者此次調查資料嚴格保密。對于文化水平較高、理解能力佳的患者,給患者足夠的時間當場獨立完成問卷,在患者對某些條目不理解時,由調查者給予適當的無立場提示,問卷完成后當場收回。
  
  對于文化水平較低、理解能力欠佳的患者,由調查者采用無立場、無誘導性、中立的語句對患者進行問卷條目的闡述,采用問答的方式協助完成問卷的填寫,問卷完成后當場收回。最后統一由統計員評估問卷是否合格,有條目缺失未填或明顯作假的問卷視為無效。
  
  【由于本篇文章為碩士論文,如需全文請點擊底部下載全文鏈接】
  
  研究對象及方法
  結果
  討論

  結論

  在確診的前三、四年,乳腺癌患者抑郁及焦慮高發,影響患者的生活質量。在確診的前五年,患者的體像評價、生活質量均較差,且不良的體像評價影響其生活質量。因此在確診的前五年,乳腺癌患者的負性心理情緒需得到更多重視。臨床上絕大多數乳腺癌患者并不能得到心理科專業的心理治療,這要求乳腺科醫生在臨床治療過程中關注患者心理情緒,掌握必要的心理疏導及干預措施,幫助乳腺癌患者度過負性心理情緒高發期。

  隨著醫療技術的發展,乳腺癌目前的治療手段多種多樣,乳腺癌患者的生存率大大提高,生存時間也大大延長,因此生活質量對于乳腺癌患者尤其重要;颊咭钟艚箲]情況、對自身體像的不良評價、較差的社會支持會降低其生活質量,因此幫助患者重塑對自身外形包括性吸引力方面的自信心、適當的心理疏導干預負性情緒等措施是必要的。而向患者家屬及朋友、同學等普及乳腺癌相關知識,幫助共同參與制定康復目標及計劃,指導家人尤其是配偶如何從言行舉止方面給予患者關心及支持,將使患者得到的社會支持大大增加,也將改善乳腺癌患者的生活質量。

  綜上所述,乳腺科醫生除疾病本身的治療外,需時刻關注患者心理狀況,掌握必要的心理疏導措施,及時對其進行心理干預,改善乳腺癌患者生活質量。

  參考文獻

    史奕奕,張亞男. 乳腺癌患者心理狀況及相關心理干預措施[J]. 現代醫學. 2017(12)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河南11选5走势图vr彩票官网 七星彩选号技巧玩法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一定 股票涨跌比例计算 湖北11选5号码预测 股票融资融券的门槛 上海11选5怎么样 彩票快三技巧规律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 广东11选五乐选五玩法 资产配置型私募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