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體育論文 > 體育史論文

龍舟競渡在日本傳播的階段劃分及啟示

時間:2020-03-10 來源:體育成人教育學刊 作者:李凌 本文字數:5897字

  摘    要: 運用田野調查等研究方法,對我國龍舟競渡在日本的傳播歷史、傳播路徑、發展歷程及其特征進行了考察分析。結果表明:龍舟競渡在日本的傳播主要經歷了三個歷史階段。第一階段為奈良時期,龍舟文化得到了貴族群體的接受和模仿,成為上流社會用于標榜階層優越性的身份符號。第二階段為室町時代,龍舟文化從宮廷傳播到了民間,得到了創造性的發展。第三階段為江戶時代前期,以長崎為中心,龍舟文化得到了廣泛發展,呈現出多元形態。

  關鍵詞: 龍舟競渡; 海外民族志; 文化傳播; 歷史考察;

  Abstract: With the research method of field investigation, the paper analyses the transmission history, path, process and features of dragon boat racing in Japan and points out that there were three stages of transmission of dragon boat racing in Japan. The first stage is Nara period when the dragon boat racing was accepted and imitated by the aristocratic class and became the symbol of the top social class. The second stage is The Morakami era when the dragon boat was transmitted from the royal to folk and achieved creative development. The third stage is early Edo era when the dragon boat racing culture achieved multiple development based on Nagasaki.

  Keyword: dragon boat racing; overseas ethnicity; cultural spreading; historical investigation;

  在我國豐富多彩的傳統體育項目中,龍舟競渡無疑是最能代表中國形象的體育文化之一?疾旌头治鑫覈w育文化在海外成功傳播的具體案例,可為當前我國優秀文化“走出去”提供歷史借鑒。

  近年來中國學者開始前往海外進行田野調查,這既是我國綜合實力增強的體現,也為推動我國人類學學科向前發展貢獻了力量。通過對中華民族傳統體育文化在不同國家、不同民族中跨文化傳播的研究,豐富海外民族志的個案,有利于我們審視自身傳統文化的現代傳承問題,同時也有利于世界各國理解和接納中國優秀文化,從而推動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構建。

  1 、龍舟競渡在日本傳播的歷史階段劃分及特征

  中日兩國一衣帶水,在兩千多年的交往史中,至近代以前,兩國有過君臣之分,有過“以華為師”,經歷了平等外交及和平相處。龍舟競渡在日本的傳播過程也很好地證實了這一段歷史。本研究在日本學者的相關研究成果基礎上,結合文獻分析及實地調查情況,將龍舟競渡在日本的傳播歷史劃分為三個階段,見表1。

  1.1 、第一階段:日本對我國龍舟競渡的模仿與學習

  歷史上最早對日本龍舟發展產生影響的莫過于隋煬帝的大龍舟出游,水殿龍舟的故事廣泛流傳。日本至飛鳥時代就曾多次派使臣來華通好,開皇二十年(600年)就帶沙門(即僧侶)數十人來隋朝學習佛法等中華文化,也帶回了水殿龍舟的故事。

  從平安時代開始,游樂思潮占據了當時的社會中心,日本的貴族們模仿中國的宮廷文化,建造了宮殿般華麗的大型龍船,配以詩歌管弦樂,歌舞升平、享樂巡游。由此,歷代宮廷開始有了乘坐龍舟水上巡游的記載。在大型龍舟出游活動中,皇親國戚們享受著詩歌樂舞等文藝展演。
 

龍舟競渡在日本傳播的階段劃分及啟示
 

  據日本學者小松原氏的研究[1]:平安朝時代的朱雀天皇時期(公歷931年),由源順撰編的《倭名類聚抄》首次記載了水上競渡活動,但這并不是記載的日本國內的競渡,而是較詳細地介紹了中國河南洛陽都的龍舟競渡活動。關于日本國內開展龍舟競渡活動的首次文獻記載,見于《日本略記》,“應和5月6日天皇殿下令侍臣競渡,此外,天德五年(公元961年)1月19日至2月12日期間,舉行了三回龍舟競渡,村上天皇興趣盎然地觀看了在冷泉院中池進行的競渡,侍臣們激烈的龍舟競速場面十分熱鬧。”

  公元十一世紀左右,三部日本古代文學作品中,都出現了關于龍舟的記載!堵渫菸镎Z》《榮華物語》《源氏物語》蝴蝶卷等文獻中,也都出現過描寫龍舟的篇章。“3月20日左右,春光明媚,仿制大唐朝的龍舟得以完成,積極召集雅樂寮的人們,乘船出游,享受春日之美妙……船上坐櫻花般容顏的小童八人,穿著特制的唐裝樣式服裝……手持鍍金花瓶中插入櫻花枝條,春日陽光從云縫中溢出,霞光滿面,微風吹拂,櫻花雨飄散開來……”龍船上的一切布置都是為了貴族們的享樂,華麗的龍船既無宗教的意味,也無展示權威的政治意圖[2]。“龍舟鹢首,浮吹以娛”,僅僅是一種滿足貴族趣味的游樂活動。文獻中明確記載了龍舟及其活動,絕不是日本本土的文化創造,而是對中國“龍舟之戲”的文化模仿。

  當時,日本正處于全面崇尚中國文化的時代。中華文化被帶回日本后,首先是在宮廷貴族中流傳開來。以船棹作為推進器的競渡風俗,同其他中國文化一樣,首先得到的是貴族群體的接受和模仿,成為上流社會用于標榜社會階層優越性的身份符號。

  表1 龍舟競渡在日本傳播的階段劃分
表1 龍舟競渡在日本傳播的階段劃分

  1.2、 第二階段:從宮廷到民間

  在歷史上,從龍舟競渡的風俗來看,可以分為兩種類型。一是以皇帝貴族為主要參與群體、以水上娛樂為目的的龍舟競渡;二是普通民眾參與的龍舟競渡。第一種類型的競渡活動多在人工水域進行,而第二種類型的民間競渡則廣泛地在江河湖海自由進行,由于參與主體的不同,活動目的、價值取向、活動形式都大不相同。

  關于沖繩龍舟競渡的起源,在歷史文獻《球陽》中詳細記載了以下三種流傳較廣泛的說法[3]。第一種是:來自福建的閩人36姓移居琉球后,在那霸市內河流及近海開展龍舟競渡,由此將龍舟及其文化帶到沖繩。在公元1392年,明洪武二十五年,明太祖為方便貢使往來,賜閩中三十六姓二百余人移居琉球。閩人三十六姓中多為航海家、學者、工匠或其他擁有一技之長的人。他們來到琉球后,得到上至王府下到民間的極大尊重,大多被委以重任,參與重要的政治經濟文化活動,并世代享有高官厚祿,成為琉球王國中影響很大的名門望族。由于居住在久米村,故而被稱作“久米士族”?梢,“閩人三十六姓”作為中華文化的使者,對龍舟競渡的國際化傳播發揮了重要的歷史作用。據考察,目前在沖繩的閩人后裔約有2萬余人。

  第二種起源說為:公元1400年左右,南山王之弟汪應祖曾在南京留學,回到琉球后,在豐見城之護城河上首次舉辦了龍舟競渡。

  第三種起源說為:18世紀初期,長濱大夫奉琉球國王尚敬王之命,路經福建前往南京學習龍舟技術,歸國后仿制建造了龍舟,為求國泰民安而進行了競渡活動。

  以上三種關于沖繩龍舟的起源說中,第一種說法,認為龍舟是從福建傳入;后兩種說法則認為是從南京傳入。但如對傳播路徑仔細考察就不難發現,福建發揮著重要的連接作用,是琉球與中國當時的政治文化中心南京進行友好往來的橋梁。沖繩現存的文獻中記載了,不僅汪應祖及其他留學生是途經福建后去到南京,長濱大夫也是沿著前人的路線前往南京。在他們帶回的龍舟文化中,融合了當時南京與福建地區的龍舟競渡。

  中國龍舟在日本傳播的第二個歷史階段中,其特征是參與主體逐漸從皇室貴族走向了民間。當時,琉球民眾見到王府舉行龍舟巡游及競渡活動后,開始使用自家漁船開展競渡。后來逐漸由民間組織建造龍舟,在農歷5月4日至6日定期舉辦龍舟競渡,延續數百年。從20世紀70年代開始,龍舟作為傳統文化再次煥發生機,得到較好的保護及創造性發展,現已成為沖繩地區最具代表性的文化名片。

  1.3、 第三階段:以長崎為中心的廣泛發展

  長崎縣位于日本九州西北部的臨海城市,地理形狀好似一個圓形劇場,將長崎港廣闊無垠的海面展現在舞臺上,是得天獨厚的優良港口。日本于1639年第5次頒布鎖國令后,僅允許外國商船進入長崎港,在鎖國體制下,長崎成為日本唯一對外打開的貿易窗口。

  據長崎民俗資料館的長崎民俗年表記載,“江戶時期的明歷元年(1655年),唐人初次舉行了競渡,此后成為長崎的年中行事”。長崎龍舟由中國傳入的說法一直流傳至今。此外,據學者古賀十二郎氏的研究[4],在留存至今的《長崎市志之風俗篇》中,《長崎實錄大成》(第十四卷年表-明歷元乙末年)中詳細記載了,“去冬今春,停泊在長崎港內的數艘中國船舶,遭遇暴風雨天氣不能出航回國,為了平息大海的風浪決定舉行進獻天神的龍舟競渡,以緩解天神之怒氣。隨后,召集了數艘船舶進行了競渡活動。”在時任平戶市(長崎港口所在地)英商館長Diary Richard Cocks的日記中,也有如下記載“5月28日,平戶住民同唐人一起舉行競渡活動”。在《長崎市志》《長崎市政65年史》等文獻中還明確記載了,中國南部的人即是來自福州的中國人。

  圖1 長崎名所圖繪(1818-1830年)中的龍舟競渡
圖1 長崎名所圖繪(1818-1830年)中的龍舟競渡

  進一步從詞匯讀音上分析,長崎龍舟來源于中國的歷史證據更加確切。在中國各地區由于方言的不同,對龍舟競渡都有各自的專用名詞,如四川省使用的是“劃龍船”、“爬龍”(湖南)、“爬龍船”(福建、廣西、廣東)、“扒龍船”(臺灣)等。長崎龍舟使用“ペーロン”一詞,讀音接近于漢語的“白龍”或者“爬龍”。在文獻《長崎名勝圖繪》中對龍舟競渡的描述中,出現過漢字“刈龍”;《甲子夜話》中出現過漢字“択龍”。后來,結合長崎各地的方言,逐漸演變為統一使用的“ペーロン”一詞。

  編撰于1818年—1830年的《長崎名勝圖繪》和編撰于1822年的《清俗紀文》中詳細描繪了長崎龍舟的形態、競渡方法等。“仿制昔日唐土龍船,在船首豎立著龍頭形象的雕刻,也有描繪仙鶴頭像的出現……5月初的六日期間,江湖海灣等地數艘龍船爭先競速……龍舟分為兩種類型。一類是船頭船尾裝飾著龍頭龍尾、船體全身雕刻著彩色龍鱗的大型龍船,漂浮在水面上氣勢宏大;第二種是小型龍船,僅在船首裝飾龍頭,無旗幟等其他裝飾物,在銅鑼、太鼓的節奏聲中,數十人奮力劃行……每艘龍舟上乘坐四五十人乃至六七十人,都是海邊出生的壯士們。”根據學者古賀氏的調查:前者是繼承了宮廷風格的巡游船,以及神社祭祀活動中使用的花車、旱龍船等事物的內涵及行事風格;而后者則是沿襲至今的長崎龍舟競渡(ペーロン)[5]。長崎的一些神社在祭祀活動中使用的陸地龍頭船巡游,一直保持至今,現已成為日本最具代表性的旱龍船。

  現在的長崎龍舟競渡,使用的是定員36人的標準龍舟,其中劃手31人,其他人員分別為取水、太鼓手、銅鑼手、舵手、指揮者(號子手)。16歲至24歲分為青少年組,25歲至40歲分為成年組。在海港內舉行的龍舟競渡,賽制為往返2400米的賽道。

  如今,沖繩和長崎龍舟是日本影響力最廣泛的兩大龍舟競渡活動。據20世紀90年代末的調查數據以及作者的實地調查,從明治時期到現在,長崎地區的龍舟競渡活動的數量減少了近一半,雖然如此,現存的龍舟競渡活動仍有50余處,一般都在6月至8月期間舉辦。其中,規模最大的長崎龍舟錦標賽(長崎ペーロン選手権大會)首次舉辦是1977年,長崎龍舟振興會與香港國際龍舟會締結友好合作關系,決定將原有的賽制改為國際錦標賽。由此,龍舟的長度、大小、人數等都開始使用現代競技龍舟的競賽方法,逐漸規范統一化。截至2018年,長崎龍舟錦標賽已經連續舉辦42屆。

  長崎龍舟經過360余年的歷史發展,競渡及相關文化形式呈現出多樣性,從競渡形式上看,龍舟的形狀、顏色、裝飾、銅鑼等,以及劃手人數等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從文化信仰及禮儀上看,為適應本地生活而發展出多元形態。據實地調查,長崎各地現存的龍舟競渡,每年從5月持續到9月,并分別與本地的各種傳統節日相融合。如農歷5月初的龍宮祭、漁祭;6月至7月的農業祭、盂蘭盆節;8月初的除厄祭及9月的舟祭等。時至今日,從中國傳入的龍舟與長崎各地的文化及生活傳統結合后,發展出形式多樣的祭祀、禮儀,競渡的功能、目的也分為求雨、保平安、保風調雨順、保出海安全等。在訪談中還了解到:居住在內陸山地、以農業為主的地區,龍舟競渡前舉行求雨儀式;而不遠處沿海地區的龍舟競渡是要保出海安全、進行的減少風雨的祭拜儀式。因競渡目的不同,雙方還發生口角爭執等沖突。

  圖2 長崎龍舟文化的傳播過程
圖2 長崎龍舟文化的傳播過程

  長崎龍舟的整個發展,經歷了學習借鑒—吸收引進—改造適應—繼承發揚的變遷過程。用A代表中國龍舟,B代表長崎龍舟。A到B的過程即是龍舟傳播演變的過程。圖2中的a代表中日兩國共通的部分重疊、沉淀、定型;b代表被取舍掉的部分,是受眾群體根據本地生活特征對中國龍舟這一傳播主體進行選擇和過濾;c代表的是日本本土自有的生活文化習俗。a+c即為B,也就是長崎龍舟現在的形態。

  根據跨文化傳播機制,一般存在異質相補和同質相吸兩種情況。龍舟競渡能夠在日本長效傳播的重要原因在于,在深層的文化結構層面,龍舟文化的傳播同時滿足異質相補和同質相吸兩種情況,正是這種深層的結構需要賦予了龍舟競渡在日本的文化融合,并扎根本土。

  2 、反思與啟示

  2.1、 重視和加強我國古代體育在海外傳播的歷史研究

  近代以來,由于受到文化不自信的歷史文化心態的影響,對于我國歷史上優秀體育文化輸出的實證研究,較少得到學界的關注和重視。正如學者蔡藝提到的:“加強漢字文化圈的體育文化歷史的研究,不僅可以明確中國傳統體育文化在東北亞的源頭地位,還原部分中國傳統體育文化的歷史真實,還能為中國傳統體育文化走出國門提供歷史借鑒”[6]。

  有日本學者提出,日本自古以來就有舟船競渡的習俗,如文獻《續風土記拾遺》中記載了,公元十世紀左右,在神道寺廟宗像大社、宗像宮等地,舉行過祭祀神船的巡游及競渡活動。而且,在熊野、山陰、紀州、瀨戶內海等地,各地藩主組建的水軍中,作為實戰練習也曾舉行過舟船競賽。結合本地自古以來的漁業生活,船只多樣且使用頻繁?梢,長崎龍舟的源頭與以上因素也有一定關聯,因此并不能肯定地說來自中國[7]。這樣的言論極易造成模糊、淡化,甚至歪曲歷史真實的狀況。因此,加強對中國傳統體育文化在海外傳播的歷史考察及研究,正本清源乃當務之急。

  2.2、 為中國優秀文化“走出去”提供歷史參考

  中國在歷史上,曾以一種胸懷廣闊、兼收并蓄的天下主義情懷,引領著人類文明的走向。龍舟競渡即是在我國用天朝大國的懷遠施仁之心,在中日兩國之間仁義交往的過程中傳入興起的。龍舟在日本的傳播歷史,彰顯出文化傳遞、溝通、共享的強大功能,無論是傳播方還是接受方都在多個層面收益頗豐。2013年以來,習總書記提出了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主張,積極展開“一帶一路”的建設。“一帶一路”是一個開放的合作體系,“開放包容”、“互學互鑒”的理念植根于中華民族的悠久歷史之中,所蘊含的深厚歷史淵源與文化底蘊,是當代中國貢獻給世界的重要哲學范疇與思想理念[8]。研究和探索我國傳統體育文化在海外傳播的歷史、路徑、機制,旨在為當前我國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進程中,更好地將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向世界傳播,為世界繁榮和人類文明做出貢獻。

  參考文獻

  [1] 小松原濤.ぺーロンの祭日について[M].長崎論(第四十輯),1988:63-65.
  [2] 小松原濤.天草のぺーロン志.[M].長崎:天草民報.天草民報社,1985.
  [3] 秋山一,白鳥芳郎編.沖縄船漕ぎ祭祀の民族學的研究[M].東京:勉誠社,1995.
  [4] 古賀十二郎氏.長崎市史風俗篇-特殊的行事[M].東京:清文堂出版株式會社,1971:54.
  [5] 古賀氏十二郎.長崎市史風俗篇[M].東京:清文堂出版株式會社,1971:291-293.
  [6] 蔡藝.我國體育史研究的“厚西薄東”現象及其成因與反思[J].體育學刊,2018(6):7-11.
  [7] 桜井満.船祭りの系譜[J].大阪:國學院雑志,1998(11):268.
  [8] 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圓桌峰會聯合公[N].人民日報,2019-04-28.

    李凌.龍舟競渡在日本傳播的歷史考察[J].體育成人教育學刊,2019,35(05):8-11+2.
      相關內容推薦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河南11选5走势图vr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