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體育論文 > 運動生理學論文

動靜態視力和體育運動的關系探析

時間:2020-02-10 來源:當代體育科技 作者:賈麗娜,張羽萍,金花 本文字數:8752字

  摘    要: 視敏度即視力,包括靜態視敏度和動態視敏度,在日常生活和運動中起到重要作用。如何預防和降低青少年近視率已引起了國家各層面的重視,其中,加強體育鍛煉,保證學生體育活動時間成為重要對策之一。目前國內外的相關和干預研究結果發現,經常參加體育運動的個體視敏度較好,且適度的運動訓練能夠改善個體的視敏度,但同時改善效果會受到個體差異和實驗裝置的影響。體育運動能夠改善視敏度可能是由于晶狀體和睫狀肌不斷的運動調節,提高了個體追蹤目標的能力,從而緩解視疲勞,降低近視率。今后該領域應進一步關注靜態和動態視敏度的結合、其他影響因素的控制、運動訓練效果的保持效應以及認知神經機制等問題。

  關鍵詞: 運動; 近視; 靜態視敏度; 動態視敏度;

  Abstract: Visual Acuity(sight),including Static Visual Acuity and Dynamic Visual Acuity,plays an important role in our daily life.How to prevent and reduce the myopia rate of adolescents has attracted the attention of the country.One of the important measures is to strengthen physical exercise and ensure students' time of sports.The studies of correlation and intervention have found that the better visual acuity for those who exercise regularly,and the moderate sports training can improve individual's visual acuity,which would be influenced by individual's difference and laboratory equipment.The reason that physical exercise can improve visual acuity may be due to the continuous movement of the lens and ciliary muscles,which improves the ability of individuals to track targets,thereby relieving individual visual fatigue and reducing myopia.Future research should focus on the combine of Static Visual Acuity and Dynamic Visual Acuity,control of other influencing factors,the retention time of sports training effect and the cognitive neural mechanism.

  Keyword: Sports; Myopia; Static Visual Acuity; Dynamic Visual Acuity;

  視敏度即通常所說的視力,在我們日常生活中起到重要作用[1,2]。近年來,我國學生的近視率越來越高。新華網2017年6月份報道:“我國青少年近視率居世界第一,中國近視患者人數達6億之多,幾乎占到中國總人口數量的50%[3]”。2018年7月教育部發布的《中國義務教育質量檢測報告》也指出:“學生視力不良問題突出,四年級、八年級學生視力不良檢出率分別為36.5%、65.3%[4]”。這一現實已引起了國家各層面的重視,如習近平總書記作出重要指示:“我國學生近視呈現高發、低齡化趨勢,嚴重影響孩子們的身心健康,這是一個關系國家和民族未來的大問題,必須高度重視,不能任其發展[5]”。教育部和各級政府相應部門均在積極探索應對措施,其中,保證學生體育活動時間成為重要的對策之一(見《綜合防控兒童青少年近視實施方案》(征求意見稿))[6]。在此,本文對國內外體育運動和視敏度的研究進行了整理和分析,以期該領域的研究成果能更好地應用于改善學生視力的實踐中。同時也為這一領域的學術研究提供新的視角,進一步推動這一領域的學術研究,為教育實踐中保護、改善學生視力提供更多更科學的手段。

  視敏度(視力)是指個體分辨物體細節的能力,一般分為靜態視敏度(static visual acuity, SVA)和動態視敏度。靜態視敏度是物體處于靜止狀態時,個體對其細節等信息進行識別的能力,一般常規的視力檢查通?疾斓氖庆o態視力[7]。如通常采用Landolt環C或E型作為目標,要求個體判斷目標的朝向,以此評估靜態視力的水平。動態視敏度是指觀察者與目標之間存在相對運動時,觀察者能夠區分物體關鍵細節的能力[8,9],即個體對運動物體細節信息的辨別能力。根據目標物的移動方向,動態視敏度又分為DVA (dynamic visual acuity)和KVA(kinetic visual acuity)[10]。KVA和DVA非常相似,即都是指個體檢測運動目標細節的能力。不同的是,在DVA中,目標在曲面屏幕上水平運動,眼睛左右同步移動,要求被試識別水平移動的物體,視網膜上目標大小的視覺圖像不變[8]。目前用于評估DVA的最廣泛的方法是采用Landolt-C、snellen-E或Gabor波作為刺激物[9]。而KVA中是目標從遠到近的接近被試,眼睛逐漸會聚(轉向),目標在視網膜上的視覺圖像隨著目標的接近而變大[11,12]。關于動態視敏度與靜態視敏度之間的關系,目前尚未得到一致結論。一些研究者認為二者之間存在顯著的相關[13],而一些研究認為二者不存在顯著相關[8,14]。下面分別就文獻中這兩類視力和體育運動的關系進行分析整理。

  1、 體育運動和靜態視敏度研究現狀

  1.1、 相關研究

  一些研究通過橫向調查或縱向追蹤的方法,發現體育運動對靜態視敏度可能有促進作用[1,15,16,17]。如江小春考察了不同體育項目(田徑、武術、健美操、籃球、羽毛球、乒乓球和其他)對視力的影響,研究選取體育學院學生500名為調查對象,將問卷調查與視力情況(數據是來自校醫務室體檢數據,采用全國統一的“E”字形標準對數視力表進行測量)進行結合。結果發現,運動年限越長,近視患者的人數越低;參加武術運動近視患病率最高,參加乒乓球運動近視患病率最低[1]。梁麗瓊在研究中對學生視力進行了連續3年的追蹤調查,結果發現,與偶爾參加體育鍛煉的學生相比,經常參加體育鍛煉的學生視力低下率顯著較低[15]。王純的調查研究發現,通過一定時間的適宜運動,假性近視是能夠得到改善的[16]。胡朝霞的研究中選取了3個群體的被試:乒乓球協會的學生、業余時間參加其他體育項目的學生和業余時間沒有參加體育鍛煉的學生,對所有被試進行兩個學期的追蹤調查,結果發現,乒乓球運動對于大學生視力的改善具有積極的促進作用[17]。
 

動靜態視力和體育運動的關系探析
 

  1.2、 干預研究

  有研究通過干預的方法,發現體育運動訓練能夠提高個體的靜態視敏度[18,19,20]。如郭曉平等人以初中生為被試,隨機抽取30名男生進行2年有規律的乒乓球運動訓練(每周3次,每次2h),另外選取30名男生作為對照組。兩組被試實驗前的視力采用統一的《視力體檢表》進行測試,發現不存在顯著差異。訓練后再次進行視力測試的結果發現,與對照組相比,訓練組被試的左眼和右眼視力均有所提高,表明乒乓球運動可以很好地預防初中男生視力的下降[18]。胡朝霞的研究考察了不同體育項目對小學生視力的影響,研究中選取了120名小學生,隨機分配到乒乓球組、籃球組和中長跑組,對3組被試進行每周4次,每次不低于1.5h的訓練,持續兩學期。訓練前后測查了學生的視力情況,結果發現,3種運動對于學生視力的改善均有促進作用,其中乒乓球運動的改善作用最為顯著[19]。劉東波和沙鵬的研究以高校退休教職工為被試,實驗前對視力進行測試,接著對實驗組被試進行每周3次、每次90min的中等強度的乒乓球訓練,持續1年后再次檢測視力,結果發現,訓練組視力改善顯著高于對照組,表明運動訓練有助于防止老年人視力減退[20]。

  2、體育運動和動態視敏度研究現狀

  2.1、 相關研究

  上述研究發現,體育運動能夠提高個體的靜態視敏度。然而,我們生活中視知覺的刺激不僅有靜態的,還有動態的,如人行道上的行人或是公路上行駛的機動車,這使得利用SVA評估視覺功能缺乏一定的生態效度[9]。在運動領域中,尤其是一些球類運動,動態刺激的知覺更為頻繁。運動員必須在有限的時間內檢測到快速移動的刺激并盡快做出反應才有機會贏得一分[9]。目前,這一主題的數據主要源于運動員與非運動員之間動態視敏度差異的研究[9,21,22,23,24,25]。研究發現,與非運動員相比,棒球、網球等運動員通常表現出較好的DVA[26,27]。如Mui?o和Ballesteros的研究考察了男性空手道和柔道運動員與非運動員動態視敏度的差異,結果發現,運動員比非運動員具有更好的DVA[9]。Uchida等人以8名棒球運動員和8名相匹配的非運動員為被試考察動態視敏度,結果發現,與非棒球運動員相比,棒球運動員在較短的時間內能以更快的眼球運動獲得較高的DVA,表明棒球運動員具有較好的DVA[27]。Millslagle分別對16名經驗不足和16名經驗豐富的女性壘球運動員的動態視力進行了研究,發現經驗豐富的運動員比沒有經驗的個體具有更好的動態視力[24]。高雅萍的研究對比了不同等級球類運動員與非運動員的視覺功能,結果發現,初級運動員通常比非運動員有較好的動態視敏度,但高級運動員和初級運動員之間并沒有顯著差異[23]。

  2.2、 干預研究

  目前,關于體育運動對動態視敏度的干預研究并未得到一致結論。部分干預研究結果[11,28]與上述相關研究結果一致,提示運動有助于動態視敏度的改善。如Millslagle等人考察了運動過程中動態視敏度的變化,他們選取了11名女大學生和11名男大學生作為被試,這些被試每周騎自行車的次數少于2次。實驗要求被試在Monark 818功率自行車上進行運動,運動負荷包括個體最大心率的30%、60%和90%3種,每種負荷各運動10min,不同負荷運動間有休息間隔。結果發現,被試在運動過程中的視敏度高于休息狀態的,并且隨著運動負荷的增加,視敏度逐漸更加精確[11]。

  然而,也有研究發現運動可能并不影響個體的動態視敏度[21,25,29]。如Edgar等人在研究中選取了板球運動員和從不參加這項運動(或其他要求手眼協調的運動,如網球、冰球等)的個體為研究對象,初次測試發現板球運動員和非板球運動員的DVA不存在顯著差異。之后被試可以根據個人意愿,選擇是否參加訓練。其中10名被試(8名板球運動員和2名非板球運動員)愿意繼續參加訓練,而剩余20名不參加訓練的被試(4名板球運動員和16名非板球運動員)作為控制組。通過訓練(DVA的重復測量,共2次,每次20min)發現,板球運動員和非板球運動員的DVA均有所改善[21]。研究者認為,該研究之所以與之前研究結論不一致,主要是由于個體差異的影響[21]。首先,前測中之所以沒有發現運動員和非運動員DVA之間的差異,可能與被試的選取有關。之前研究多選取大學生運動員或有卓越能力的運動員為被試[23,27],而該研究中的板球運動員部分來自奧克蘭19歲以下的冬季發展訓練隊,而剩下的被試則是研究者所認識的打板球的朋友,非運動員則為大學中的老師和學生組成[21]。因此,與之前研究中的運動員被試相比,該研究中的運動員群體大部分為非專業者,接受的專業訓練可能相對較少,并且水平不一致,使其在追蹤快速運動的球時未能達到較高水平,因此未能發現運動員與非運動員之間動態視敏度的差異。另外該研究中的樣本量也相對較少,這也是影響實驗結果的原因之一。其次,在訓練過程中,訓練組包括10名被試,8名板球運動員、2名非運動員,而控制組包括20名被試,4名板球運動員、16名非運動員。訓練組被試與控制組被試無論是在人數上,還是在被試類型上,均未能做到很好的匹配,因此兩組被試間的個體差異會對結果造成一定的影響。另外,該研究中的呈現裝置和之前的研究也有所不同,之前多數研究在考察DVA時,均采用的是兩邊為曲面的屏幕[22,27,30],而Edgar等人研究中的屏幕為平面,與曲面屏幕相比,平面屏幕可能使得目標在開始呈現和呈現結束這兩個位置(兩端)上相對模糊,從而影響被試的識別[21],因此呈現裝置的不同可能也是導致該研究和之前研究結論不一致的原因。

  3、 改善原因

  如前所述,目前多數研究均證明了體育運動能夠促進個體視敏度的改善,其中球類運動,尤其是乒乓球運動對視敏度的影響相對較大[18,19,20]。那么,為什么球類運動能夠更好的促進視力改善呢?研究者認為,在球類運動中,球的運動速度快,運動軌跡變化多端,需要眼睛始終跟隨著球的運動軌跡,以便快速地做出合理的反應[1]。其中,乒乓球的往返、落點和旋轉變化較多,這就要求個體時刻調節晶狀體的屈光度,從而使晶狀體和睫狀肌不斷進行收縮、放松,進而能夠促進血液循環,緩解眼睛疲勞,使視力得到改善[18]。

  同樣,一些研究表明,運動員的優勢DVA反映了他們能夠通過適當的眼球運動來追蹤運動物體的優勢能力[30,31,32,33]。Quevedo-Junyent等人指出,運動員通常經歷了嚴格的學習和訓練,如通過不斷練習使用視覺追蹤一個移動的球,從而改善視覺技能[33]。Jafarzadehpur和Yarigholi的研究中指出,在球類運動中,個體需要觀察并預測球的軌跡、對手的擊球方向、對手的擊球動作以及對手的比賽模式等,因此涉及到視覺搜索行為。在不斷變化的動態環境中,個體需要有效的對目標進行視覺搜索,經過長期的練習,可能會使個體追蹤運動目標的能力提高,從而改善了DVA[34]。

  Uchida等人的研究中,選取8名男性棒球運動員和8名男性非運動員,以Landolt-C為材料,被試以迫選的方式判斷間隙的方向(上、下、左或右),實驗分為兩個條件:第一個條件為自由眼動條件,即允許被試移動眼睛;第二個條件為固定條件,即在有限的范圍內出現移動目標,要求被試注視中央目標。結果發現,在自由眼動條件下,運動員的DVA優于非運動員,但在固定注視條件上各組間無顯著差異。因此,該結果表明,運動員具有較好的DVA,主要是由于他們用眼睛追蹤運動目標的能力較高,而不是運動改善了視網膜上的運動圖像[30]。

  4、 結語

  綜上,可以發現,在研究群體上,研究對象涵蓋了青少年、大學生、中老年人和運動員等。在研究結論上,國內外相關和干預研究的結果基本一致,即經常參加體育運動的個體視敏度較好,并且體育運動訓練特別是動態信息豐富的球類運動能夠促進個體視敏度的改善,但研究結果也會受到個體差異和實驗裝置的影響。此外,有研究者指出,DVA可以作為臨床上的評估工具,用來評估中央和外周視覺功能的完整性,以及視覺和眼動神經間的協調性。因此,這不僅為近視個體選擇體育運動改善視力提供了一定的科學依據,也可應用于臨床上的評估。然而目前該領域的研究中,仍存在一些問題需要今后進一步的關注。

  首先,目前國內的研究中,多數研究考察了體育運動對個體靜態視敏度的影響,而動態視敏度則幾乎很少涉及。孫運峰的研究指出,SVA并不能代替DVA,對于海軍飛行員,當DVA降低時,會對飛行安全造成潛在威脅。DVA能夠幫助我們快速識別運動的物體,在運動生活中同樣起到重要作用。因此,未來國內研究有必要關注動態視敏度的測量,在考察運動對靜態視敏度影響的同時,也對動態視敏度進行考察,以從多方面、多角度評估運動訓練對個體視敏度的影響。

  其次,目前一些研究中,研究者并沒有有效控制其他影響個體視敏度的因素,如青少年的作業時間、電子產品(手機、電腦)的使用時間等。如當被試在這些因素上存在較大的個體差異時,會使已有的研究結果發生混淆。此外,在運動訓練的干預研究中,當訓練組個體在運動之外過多的使用手機、注視電子屏幕時,也可能會使已有的訓練效果減弱。因此,在今后的研究中,研究者應嚴格控制其他額外因素,盡量使得不同組別之間的被試在其他方面相匹配,以精確考察運動訓練所起到的作用。

  再次,在運動訓練的研究中,多數研究只考察了運動訓練后的即時效果,而較少關注訓練效果的長期效應。因此,在未來的干預性研究中,應進一步結合追蹤的研究方法,探討運動訓練對視敏度改善的保持時間,以試圖尋找到能夠長期改善視敏度的運動方法。

  最后,在機制研究上,現有研究沒有深層次地探討這類經驗或練習對視力改善的認知神經機制。研究發現,外側膝狀核的大細胞層負責運動知覺和對比,小細胞層對視敏度和顏色知覺很重要,因此,DVA反映了這兩種視覺通路之間的相互作用。今后的研究需進一步明確視敏度的提高究竟是加強了某一皮層或通道的有效性,還是增強了不同通路間的聯結。同時,可借助現代腦成像技術,探討與視敏度改善相對應的腦結構和功能層面上的變化。

  參考文獻

  [1]江小春.不同的體育運動項目對視力的影響[J].內江科技,2012(4):170.
  [2]趙敬娥,關敏.體育運動與視力的研究熱點與展望[J].當代體育科技,2016,6(11):136-137.
  [3] 新華網.我國城市學生近視增至80%,青少年近視率排世界第一[EB/OL].(2017-06-10).http://www.xinhuanet com//politics/2017-06/10/c_1121118897.htm.
  [4] 教育部.我國首份《中國義務教育質量監測報告》發布[EB/OL].(2018-07-24).http://www.moe.gov.cn/jyb_xwfb/gzdt_gzdt/s5987/201807/t20180724_343663.html.
  [5] 新華網.習近平:共同呵護好孩子的眼睛,讓他們擁有一個光明的未來[EB/OL].(2018-08-28).http://www xinhuanet.com/politics/2018-08/28/c_1123341203.htm.
  [6] 教育部.關于《綜合防控兒童青少年近視實施方案(征求意見稿)》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的公告[EB/OL].(2018-08-02).http://www.moe.gov.cn/jyb_xwfb/s248/201808/t20180802_344113.html.
  [7]張慶陵,況友富,曹祚煥,等.一種用于動態視敏度檢查的新裝置[J].中華航海醫學與高氣壓醫學雜志,1998,5(3):185-186.
  [8]Miller J W,Ludvigh E.The effect of relative motion on visual acuity[J].Survey of Ophthalmology,1962,7(7):83-116.
  [9]Mui?os M,Ballesteros S.Sports can protect dynamic visual acuity from aging:A study with young and older judo and karate martial arts athletes[J].Attention Perception&Psychophysics,2015,77(6):2061-2073.
  [10]撖芃芃.一種動態視力檢測裝置[J].長春工業大學學報,2015,36(5):503-507.
  [11]Millslagle D,Delarosby A,Vonbank S.Incremental exercise in dynamic visual acuity[J].Perceptual&Motor Skills,2005,101(2):657-664.
  [12]KASIER P K,BOYNTON R M.Human color vision[M].IVashington,DC:Optical Society of America,1996.
  [13]Nakatsuka M,Ueda T,Nawa Y,et al.Effect of static visual acuity on dynamic visual acuity:a pilot study[J].Perceptual&Motor Skills,2006,103(1):160-164.
  [14]Hirano M.The Validation of a Novel Dynamic Visual Acuity Test,and Examination of the Effects of Different Factors on Dynamic Visual Acuity[D].Canada:University of Waterloo,2018.
  [15]梁麗瓊.體育活動與視力的關系[J].中國校醫,2000,14(5):370.
  [16]王純.運動改善體育院校大學生視力的調查分析[J].成都體育學院學報,2004,30(4):80-82.
  [17]胡朝霞.乒乓球運動對大學生視力影響的實驗研究[J].當代體育科技,2016,6(15):87.
  [18]郭曉平,葛姍姍,劉榮花,等.乒乓球運動對中學生靈敏性及視力的實驗研究[J].安徽體育科技,2012,33(4):87-89.
  [19]胡朝霞.乒乓球運動與籃球、中長跑運動對青少兒視力影響的對比分析[J].當代體育科技,2015,5(1):210-211.
  [20]劉東波,沙鵬.運動對中老年人群視力變化的干預效果[J].中國老年學雜志,2015,35(15):4360-4361.
  [21]Edgar R,Russell I,Sluyter D,et al.Dynamic visual acuity training in cricket players[J].Optometry and Visual Performance,2015,3(2):159-168.
  [22]Hoshina K,Tagami Y,Mimura O,et al.A study of static,kinetic,and dynamic visual acuity in 102 Japanese professional baseball players[J].Clinical Ophthalmology,2013(7):627-632.
  [23]高雅萍.不同等級球類運動員與非運動員的視覺功能對比分析研究[J].天津體育學院學報,2016,31(5):399-404.
  [24]Millslagle D G.Dynamic visual acuity and coincidenceanticipation timing by experienced and inexperienced women players of fast pitch softball[J].Perceptual&Motor Skills,2000,90(2):498-504.
  [25]Abernethy B,Wood J M.Do generalized visual training programmes for sport really work?An experimental investigation[J].Journal of Sports Sciences,2001,19(3):203-222.
  [26]Ishigaki H,Miyao M.Differences in dynamic visual acuity between athletes and nonathletes[J].Perceptual and Motor Skills,1993,77(3):835-839.
  [27]Uchida Y,Kudoh D,Higuchi T,et al.Dynamic visual acuity in baseball players is due to superior tracking abilities[J].Medicine&Science in Sports&Exercise,2013,45(2):319-325.
  [28]Krüger P E,Campher J,Smit C E.The role of visual skills and its impact on skill performance of cricket players[J].African Journal for Physical,Health Education,Recreation and Dance,2009,15(4):605-623.
  [29]Abernethy B,Neal R J,Koning P.Visual-perceptual and cognitive differences between expert,intermediate,and novice snooker players[J].Applied Cognitive Psychology,1994,8(3):185-211.
  [30]Uchida Y,Kudoh D,Murakami A,et al.Origins of superior dynamic visual acuity in baseball players:superior eye movements or superior image processing[J].PLOS ONE,2012,7(2):e31530.
  [31]Babu R J,Lillakas L,Irving E L.Dynamics of saccadic adaptation:differences between athletes and nonathletes[J].Optometry&Vision Science Official Publication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Optometry,2005,82(12):1060-1065.
  [32]Land M F,Mcleod P.From eye movements to actions:how batsmen hit the ball[J].Nature Neuroscience,2000,3(12):1340-1345.
  [33]Quevedo-Junyent L,Aznar-Casanova J A,MerindanoEncina D,et al.Comparison of dynamic visual acuity between water polo players and sedentary students[J].Research Quarterly for Exercise&Sport,2011,82(4):644-651.
  [34]Jafarzadehpur E,Yarigholi M R.Comparison of visual acuity in reduced lumination and facility of ocular accommodation in table tennis champions and nonplayers[J].Journal of Sports Science&Medicine,2004,3(1):44-48.
  [35]Schneiders A G,Sullivan S J,Rathbone E J,et al.Visual acuity in young elite motorsport athletes:a preliminary report[J].Physical Therapy in Sport,2010,11(2):47-49.
  [36]Stine C D,Arterburn M R,Stern N S.Vision and sports:a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J].Journal of the American Optometric Association,1982,53(8):627-633.
  [37]孫運峰.海軍飛行員動靜態視敏度關系研究[J].臨床軍醫雜志,2005,33(3):307.
  [38]PURVES D,AUGUSTINE G J,FITZPATRICK D,et al.Parallel Stream of Information from Retina to Cortex[M].Sunderland MA:Sinauer Associates,2001.

    賈麗娜,張羽萍,金花.體育運動對視敏度的影響[J].當代體育科技,2019,9(34):11-15.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河南11选5走势图vr彩票官网 江西省十一选五前三组预测 辽宁11选5落号规则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牛 浙江体彩6十1基本走势图果 互联网理财平台的优势 上海快3豹子号遗漏值 002556股票分析 江西十一选五今天的开奖查询 快乐8玩法中奖规则 好彩1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