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法學論文 > 法律論文 > 知識產權法論文

中醫方劑知識產權保護困境與應對措施

時間:2020-02-14 來源:中國衛生法制 作者:沈宇超,姚景曦 本文字數:10953字

  摘    要: 結合中醫藥方劑的相關知識,傳統中醫的縱向和橫向發展歷史,中醫方劑的現狀,面對中醫方劑保護的困境,提出了對中國傳統中醫方劑保護的必要性、可能性和現實緊迫性?陀^介紹了我國現有的知識產權保護制度,對別國傳統中醫方劑保護的借鑒,總結了一些保護中國中醫方劑知識產權的新見解和新思路,以期中醫藥方劑知識產權保護在制度方面的建構和完善。

  關鍵詞: 中醫方劑; 知識產權; 現實困境; 保護; 制度完善;

  Abstract: Based on the knowledge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TCM)prescriptions,the longitudinal and horizontal development history of TCM prescriptions,the current situation of TCM prescriptions,and the dilemma of TCM prescriptions protection,this paper put forward the necessity,possibility and realistic urgency of TCM prescriptions.This paper objectively introduced the existing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protection system in China,drew lessons from other countries′TCM prescription protection,and summarizes some new ideas and ideas on protecting the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of TCM prescription.It is expected to construct and improve the intellectual property system of TCM prescription.

  Keyword: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prescription;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Realistic dilemma; Protection; System consummation;

  一、中醫方劑的相關知識

 。ㄒ唬﹤鹘y中醫藥的概述

  中醫藥,是包括漢族和少數民族醫藥在內的我國各民族醫藥的統稱,反映了中華民族對生命、疾病和健康的認識,是具有悠久歷史傳統和獨特理論及技術方法的醫藥學體系。中醫藥具有重視整體、注意“平”與“和”、強調個體化、突出“治未病”、使用簡便等特點[1]。

  (二)傳統中醫方劑的概述

  方劑,是在審證求因、確立治法之后,遵循“君、臣、佐、使”的組方原則,選擇恰當的藥物,在明確用量、酌定劑型和用法的基礎之下而形成的藥物配伍組合。方劑是中醫診療體系中的主要形式,是中醫理、法、方、藥中的重要組成部分。方劑又被稱作“醫方”、“藥方”,民間俗稱“方子”。方,有法、術之意!端鍟·經籍志》:“醫方者,所以除疾疢,保性命之術也”。劑,古作齊,指調和!稘h書藝文志》:“調百藥齊和之所宜”。早期的方劑含有醫方、醫術、調劑等意[2]。

  方劑最初可能是臨床醫家有效案例的直接記載。人們在長期臨床實踐中通過反復驗證,不斷完善和總結,逐漸得出對于某些疾病有特定療效的藥物配伍的組合,而這些組合通常也被稱為“成方”。歷代醫家創制的大量成方是中醫臨床防治疾病的有效工具。

  方劑既不是隨癥藥物的簡單相加,也不是某類藥物的簡單組合,而是在治法理論指導下,針對病證的病機,有目的地將群藥經過合理配伍,構成一內在聯系的有機體。方中藥物之間存在著復雜的交互配伍相互作用的關系,方劑功效是方內藥物共同作用于機體產生的綜合效應。凡是一首合格的方劑,首先是安全有效的。臨床組方應首先避免任何對患者產生的不利毒副作用,然后才可以追求療效。方劑中蘊含有重視藥物效毒二重性、權衡治療得失、優化配伍以尋求機體最佳平衡狀態等深刻的辯證理念,高度體現了中醫以人為本、以病為標的治病原則[3]。
 

中醫方劑知識產權保護困境與應對措施
 

  (三)按時中醫方劑的發展歷史

  1、中醫方劑的傳承歷史

  先秦、兩漢時期的《五十二病方》是現存最早的方書。書中記載的比較完整的189首方中,單味藥方達110首,顯示了方劑的組成由單味藥到數味藥配合的歷史過程。西漢中期《黃帝內經》載方13首,劑型有湯、丸、散、丹、膏、酒,其對治則與治法的總結,對方劑分類方法及組方結構等理論的闡述,為方劑學的形成與發展奠定了理論基礎。東漢《傷寒雜病論》張仲景載方314首,被尊為“方書之祖”。該書創造性的融理、法、方、藥于一體,且劑型豐富,煎服有法,為方劑學的形成與發展奠定了臨床基礎。東晉《肘后備急方》葛洪單方510首,復方494首,其中的要方法“皆已試而后錄之”,用藥力求“單行徑易,約而有驗;籬陌之間,顧眄皆藥”,“簡、便、廉、效”是該書的顯著特點。唐代《備急千金要方》和《千金翼方》載方7 900余首,涉及內、外、婦、兒科,專輯“食治”!锻馀_秘要》載方6 800余首,整理并保存了大批唐代及以前的醫方,如《小品方》《劉涓子鬼遺方》《深師方》《崔氏方》《集驗方》,清人徐大椿稱“纂集自漢以來諸方,薈萃成書,而歷代之方于焉大備……以前方賴此以存,其功亦不可泯”。宋元時期《太平圣惠方》《圣濟總錄》由政府組織編撰,前者載方16 834首,后者近2萬;許叔微《普濟本事方》、陳言《三因極一病癥方論》、嚴用和《濟生方》、陳自明《婦人大全良方》、錢乙《小兒藥證直訣》《太平惠民和劑局方》載方788首,由北宋政府官辦藥局將所藏醫方經校訂編纂而成,是成方制劑的生產規范化,是我國歷史上第一部由政府組織編制的成藥典。金人成無己《傷寒明理論》,首次依據君、臣、佐、使分析了《傷寒論》,開后世方論之先河。

  金元時期劉完素“寒涼派”《黃帝素問宣明方論》提出“六氣皆從火化”,“五志過極,皆為熱甚”。張從正“攻下派”《儒門事親》提出“汗、吐、下病由邪生,邪去而正安”。李杲“補土派”《脾胃論》提出“內傷脾胃,百病由生”。朱震亨“滋陰派”《丹溪心法》提出陽有余陰不足論、相火論。明清時期方書卷帙浩繁,方劑數目巨大,在醫方義理、方劑分類、治法等方面進入了一個新階段。明代《普濟方》朱繡載方61 739首,是我國現存古籍中載方最多的一部方書!夺t方考》吳昆“考其方藥,考其見證,考其名義,考其事跡,考其變通,考其得失,考其所以然之故”,是歷史上第一部方論專著。其他的有羅東逸《古今名醫方論》,王子接《絳雪園古方選注》,費伯雄《醫方論》。張介賓《景岳全書》的“八陣”分類法,重視虛癥,對補法的形成貢獻較多;程鐘齡《醫學心悟》提出“八法”分類法,汗、吐、下、和、溫、清、消、補;施沛《祖劑》是以源流歸類的代表;張璐《張氏醫通》是以病癥分類的代表;汪昂《醫方集解》開創綜合分類(治法、病因)方劑的先例;吳鞠通《溫病條辨》、雷少逸《時病論》以治法命名。近現代時期,方論則以南京中醫藥大學主編的《中醫方劑大辭典》[1,2]為代表。

  2.中醫方劑的傳播歷史

  中醫方劑的對外傳播歷史,依賴于中藥學的海外傳播路徑。作為中國傳統文化重要組成部分和杰出代表之一的中醫,參與并見證了中華文明曾經的輝煌,在對外傳播的過程中,中醫不但造福了更多人,也使自身得以不斷豐富、完善、發展。中醫海外傳播的歷史最早可以追溯到兩漢,在隋唐時期中醫的海外傳播開始興盛,并在宋金元時期長足發展、取得繁榮局面。但在明清時期,中期的海外傳播持續發展開始走下坡路。到了近代,中醫的海外傳播則進一步趨于沉寂。到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隨著改革開放發展,隨著中國的經濟實力和綜合國力的爭強,中醫方劑作為重要的中醫藥載體在海外廣泛傳播,同時各國醫務人員來到中國學習針灸、中醫臨床的消息通過國內外媒體的報道,使中醫為各國人民所了解,從而在世界范圍內形成了一股學習中國中醫的浪潮。此后,各國對中醫紛紛接受和引進國內[4],是中醫方劑伴隨著中醫藥的傳播在世界各地落地開花,生根發芽。

  二、中醫方劑知識產權保護的制度

 。ㄒ唬┲嗅t方劑的專利保護

  我國1993年修改《專利法》之后,對中醫藥藥品實行了專利保護。2008年再次修訂的《專利法》加大了對中醫方劑進行專利保護的力度,簡化縮短了專利的審批流程和專利維權的程序。專利是對于創始人所有者或傳承者的效益保護。隨著經濟的發展,隨著人們知識產權意識的不斷增強,中藥整個行業的管理水平飛速提升,我國中藥專利申請的數量也在不斷提高。其中的保護對象既可以是中醫方劑的本身,也可以是相關的制備工藝?梢哉f,專利保護是保護中醫方劑最有效的方法之一。

  (二)中醫方劑的商標保護商標是生產活動中的一種標志

  如果說,專利的作用主要是在于促進產業的發展,那么商標的作用就是維護市場的秩序[5]。1983年施行的《商標法》中明確了關于藥品商標、注冊的規定。在1993年以及2001年對《商標法》的修改內容中,不斷的擴大了商標保護的范圍,對商品的商標保護以外,同時增加了對商品服務商標的知識產權保護。這無疑是對中醫方劑知識產權保護的一個利好方向。此外,中醫中的中國馳名商標也值得一提。所謂中國馳名商標,是依法由于普通注冊商標的一種保護形式。馳名商標具有一般商標的區別作用,同時又具有知名度高,影響范圍廣,商業價值巨大的特點,傳統中醫的馳名商標一直是不法分子所侵害的對象。中藥馳名商標的保護力度尚需加強。近年來,我國對一大批傳統中藥馳名商標進行保護,如北京的“同仁堂”,廣州的“潘高壽”、“陳李濟”,重慶的“桐君閣”,天津的“達仁堂”等[6]。

 。ㄈ┲嗅t方劑的著作權保護

  狹義上的著作權是指作者對中醫方劑享有人身權和財產權的總稱。我國《著作權法》及其實施條例于1991年6月正式施行,于2001年修改,2010年修正!吨鳈喾ā访鞔_了對中醫方劑等版權進行保護,打擊侵權行為,有力地維護了著作權人的權益。

  (四)中醫方劑的商業秘密

  我國《保護反不正當競爭法》中明確闡述了侵害商業秘密權益的行為。廣義上中醫方劑的商業秘密包括了中醫藥方劑的單方、中醫療法、中醫方劑的秘方、中藥材的炮制技術等。如在處方保護方面,國家的《保密法》對“片仔癀”、“安宮牛黃丸”、“云南白藥”、“華佗再造丸”和“六神丸”這5個國家級保密處方進行了保護。從目前中醫知識產權發展現狀來看,商業秘密保護仍是中醫知識產權保護的最有效途徑之一。

  三、中醫方劑知識產權保護的困境[7]

 。ㄒ唬├碚撋现Ь

  1.主體界定之困境

  討論對中醫藥方劑的知識產權的法律保護問題,追根溯源就是要確立哪一主體對現有的方劑能夠主張權利、主張何種權利,以及能由此產生權利主體的權益的法律保護問題。在當前的法律制度的框架下,無權利主體是中醫藥方劑保護無法實施的主要原因。眾所周知,中醫藥的方劑是我國勞動人民防止疾病的主要醫療方法的重要載體,是勞動人民長期的醫療實踐,積累大量的醫療實踐經驗,并由之產生的系統的中醫藥理論知識?梢,中醫藥方劑的產生和最終形成并非一己之力,一人之功,而是很多人一代又一代的實踐,經過千百次實踐檢驗下的成果。很多時候方劑保護的主體邊界不清晰,導致了在實踐中對中醫藥方劑知識產權的保護難以得到具體有效的實施。

  中醫藥方劑的權利主體矛盾常常體現為消極沖突和積極沖突,即要么找不到中醫藥方劑的權利的主張者,要么就產生創造者和保存者或者與之相關者都主張權利的狀況。從法律對中醫藥方劑予以保護的原始動力和社會功效來看,若無人對中醫藥方劑主張權利,可以由社會公益組織進行保護,若多個人主張權利,權利主體自然應當是創造或者保存守護了傳統中醫藥方劑的人或群體,才能發揮法律對它的保護作用,由此產生最大的社會效益和激勵機制,也符合公平公正的原則。但不得不提的是在此過程中又會產生諸多問題。例如,如果該方劑非某一個人和全體創造的,而當前的保存者僅是方劑的傳承者,而創造者的后人又存在的情況下該如何保護?二者誰處于優先地位、權益如何分配?又如在一些地區,傳統中醫藥的方劑是世世代代流傳下來的,每家每戶都可以自由使用,在人們的腦海中從未形成有權利主體的意識,也會影響中醫藥方劑權利主體的確定。這些都是我們在界定傳統中醫藥方劑保護中亟待解決的問題。

  2.客體界定之困境

  根據法學上對于客體的定義,中醫方劑知識產權是指中醫方劑的主體的權利和義務所指向的對象或者標的。對于所有法律上的權益和義務,都是在主體的確認和分界所形成的。

  根據《專利法》第二十六條規定:“應當對發明或者實用新型作出清楚、完整的說明,以所屬技術領域的技術人員能夠實現為準;必要的時候,應當有附圖。摘要應當簡要說明發明或者實用新型的技術要點。權利要求書應當以說明書為依據,清楚、簡要地限定要求專利保護的范圍。依賴遺傳資源完成的發明創造,申請人應當在專利申請文件中說明該遺傳資源的直接來源和原始來源;申請人無法說明原始來源的,應當陳述理由”。這里需要說明的是:我國的知識產權保護是借鑒西方的專利保護體系,依照西方國家的專利保護體系要求技術上成型,完整,有明確的范圍和限定。西方法律上的規定和西方醫學實驗科學成型、完整、有明確的范圍和限定的特征是相適應的,而中醫方劑是中國勞動人民在千百年的勞動實踐中對醫事領域的經驗總結,不同于西醫的實驗科學。中醫屬于經驗科學,在成型、完整、明確范圍和限定要求上,存在著先天性不足,很難讓專利所有人在作用機制上完整表述清楚。故而,權利客體界定之難也是中醫方劑知識產權保護中的一道坎。

  3.中醫方劑知識產權保護法律關系之內容[8]

  (1)中醫方劑的精神性權益。1)署名權。署名權即表明創作群體的身份,證明該群體是中醫方劑的主體的權利,也是產權保護的核心內容之一。2)尊嚴權。尊嚴權就是保護傳統方劑的表現形式,本意完整和不受歪曲的權利。由于傳統中醫方劑對外常常是代表著傳統中醫群體,如對傳統方劑的盜竊、肆意濫用或者惡意詆毀,往往會傷害該團體的自尊心。近年來,一些中醫無用論、中醫偽科學論肆意打擊著中醫學的尊嚴,對這項權能的損害就是“中醫方劑貶低”現象的存在基礎。所以,對中醫方劑的權益主體有必要給予此項權益,以保護傳統中醫藥方劑不受外界的扭曲。3)發展權。中醫方劑從古至今都是不斷變化發展的,不斷適應醫事實踐中出現的新問題、新疑惑。保護中醫方劑的發展權,是符合其客觀發展的規律的。

  (2)中醫方劑的經濟性權益。1)使用權。使用權主要包括自我的使用和授予他人使用。自我使用是指中藥方劑所有人授予個人或者團體使用,這種使用一般是不具有商業性質的。授予他人使用,是指將中藥方劑的使用權轉移于方劑所有的個人團體以外的個人或者團體。這種使用也包括了商業使用和非商業使用,但主要是指商業使用。非商業使用通常相當于自動授權,商業性授權則一般是非獨占性使用權的許可,即在授權以后,中醫方劑即可由占有人或團體使用和被授予人同時享有對其使用權。2)收益權。收益權即中醫方劑所有的個人或者團體組織在使用中醫方劑進行商業使用時,有從中獲取報酬的權利。國家通過對相關中醫方劑的相關立法保護,確保所有人的收益權益。

  4.保護期限之困境

  知識產權,也稱其為“知識所屬權”。指權利人對其智力勞動所創作的成果享有的財產權利,但依照法律規定它一般只在有限時間內有效。根據我國《專利法》規定,發明專利權的期限為20年,實用新型專利權和外觀設計專利權的期限為10年,均自申請日起計算。注冊商標有效期,是指注冊商標專有權的保護期限。根據我國《商標法》的規定,注冊商標的有效期為10年,自核準注冊之日起計算。注冊商標的有效期屆滿,需要繼續使用的,應當在期滿前6個月內申請續展注冊;在此期間未能提出申請的,可以給予6個月的寬展期。寬展期滿仍未提出申請的,注銷其注冊商標。每次續展注冊的有效期為10年。續展注冊核準后,予以公告。作者為公民的期限:保護期為作者有生之年及死亡后50年,截止于作者死亡后第50年的12月31日;如果是合作作品,截止于最后死亡的作者死亡后第50年的12月31日。作者為法人和其他組織的期限。保護期為50年,截止于作品首次發表后第50年的12月31日;但作品自創作完成后50年內未發表的,著作權法不再保護。

  知識產權的保護是對作者知識成果的肯定,調動了人們從事文藝創作和科技研究的積極性。它適應時代的發展,能夠促進社會資源的優化配置,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進步的靈魂。而知識產權保護期限的設置是是暗示告誡后來人不能安于現狀,鼓勵、鞭策繼任者具有繼續創新的精神。在知識產權期限設置上,我國借鑒了西方國家對知識產權期限的設置。借鑒而來的西方國家對知識產權期限相對較短,而傳統中醫方劑是千百年來中華民族在醫療實踐中的不斷積累、不斷經驗總結的結果。傳統中醫方劑如果刻板的按法律條文可能大多已經超過了其保護期限。所以,在現代知識產權保護制度之下,存在著保護期限與中醫藥方劑特點不符的困境[9]。

  (二)中醫方劑現實之困境

  中醫方劑在我國已經有數千年的歷史,是中國人民在歷史長河中同疾病作斗爭的經驗總結。經過長期的臨床醫療實踐和驗證逐步形成了一套完整的獨特理論體系。隨著近代西方醫學開始進入中國,循證醫學逐漸占據近現代醫學的主流,方劑作為復雜藥物配伍的治療形式而不被主流醫學所認可,而逐漸衰落。尤其是中國傳統醫學獨特的師承模式和“中醫不傳之秘在于藥量”的知識保護,使得很多方劑的組成、用法還沒公之于眾就消逝在歷史的長河之中。更何況隨著全球化趨勢的加強,各個國家對中醫藥不當使用、不當占有和過度開發的現象時有發生。因此,針對中醫方劑的特點,采取適宜的保護措施對于方劑的可持續發展是很有必要的[10]。

  四、中醫方劑知識產權保護的必要性

 。ㄒ唬┙洕嵌确治

  近年,隨著國家“振興中醫藥事業”戰略的逐步實施,中醫藥產業發生了巨大變化。截止到2017年為止,我國中醫藥的市場規模已經高達17 500億元,其中中醫藥工業總產值達到8 442億元,約占整個醫藥工業總產值的1/3。而方劑作為中醫藥產業中的重要組成部分,隨著整個產業的發展,對經濟的進步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在日本,截至到2012年8月,用于臨床醫療的漢方制劑已經多達148種,而這些漢方制劑大多出自我國的經典方劑著作,如《傷寒論》《金匱要略》《千金要方》《千金翼方》《和劑局方》等,并由大量的日本漢方藥局制成顆粒劑,在日本得到廣泛應用[11]。2016年,日本所有漢方制劑的銷售額已經達到了11.9億美金。日本所生產的制劑,不僅在本國銷售,而且遠銷歐美,甚至也流向了中國市場。最顯著的例子就是年銷售額可達1億美元的,以模仿我國《藥奩啟秘》中六神丸組方而制成的救心丹。方劑是一個豐富的寶庫,有效的加以開發和利用,對于整個產業經濟的促進都是無法估量的[12]。

 。ǘ┪幕嵌确治

  中醫藥是中華民族文化遺產的重要組成部分,立足于中國傳統文化,經過千年的發展,逐漸形成自己的理論體系。而中國傳統文化,早已貫徹到中醫藥的方方面面,方劑之中也無時無刻顯露出傳統文化的痕跡。以最基本的方劑配伍原則為例,方劑配伍原則講究:“君臣佐使”!端貑·至真要大論》曰:“主病之謂君,佐君之謂臣,應臣之謂使”,即是在方劑的配伍之中,類比古代王朝的君臣制度[13]。而除此之外,像真武湯、大小青龍湯、白虎湯則帶有中國古代天文學的特色;張介賓的左歸丸和右歸丸反映出古代先人對于陰陽的認識;六一散和交泰丸則取象于周易之中;龜鹿二仙膠、天王補心丹寄托了古人的神話意象。從語言的使用方面,玉屏風散、舟車丸運用了修辭;逍遙散和失笑散則包含了情感意象。產生于傳統文化的中醫藥學早已成為傳統文化不可分割的一個部分,方劑乃至中醫藥也承載著豐富的傳統文化。我們對于整個中醫藥的研究和保護,也是對于傳統文化的保護[14]。

  (三)自身發展角度分析

  中醫學做為中國的傳統醫學,經歷了數千年的實踐和經驗總結,形成了以“理、法、方、藥”為核心的診療體系。其中方劑作為中醫學的重要組成部分,從最初馬王堆漢墓出土的僅載方283首的《五十二病方》,到“方書之祖”的《傷寒雜病論》;從集唐以前方劑之大成的《外臺秘要》,到第一部官修方書《太平圣惠方》;從明清的注重方論再到近現代的方劑理論體系的完善。數量的增加、劑型的豐富、理論體系的完備,才逐漸形成現代熠熠生輝的方劑。方劑的每一次發展,都是對自身、對中醫學的促進[15]。

  (四)社會效益角度分析

  方劑也在一直從各個方面推動著社會的發展。以宋代為例,宋代為中國古代經濟高度繁榮的朝代,在宋代出現的1 000余部醫學著作中包含了大量的方書,如:《太平圣惠方》《太平惠民和劑局方》《圣濟總錄》《普濟本事方》《濟生方》《簡要濟眾方》《太醫局方》《蘇沈良方》等。這些產生于高度經濟基礎之下的方書,不僅用于社會的醫療保健,而且促進了國家正統醫學知識的傳播。元豐三年(1080年),黃州民病疫,瘴疾大行。蘇軾用圣散子方治療,“所活不可勝數”。宋代國家政府和地方官吏對于方劑的重視對社會的進步和民俗的進化產生了深遠的影響。新中國成立以后,方劑在社會醫療事業方面也起到過舉足輕重的作用。上世紀五十年代,白虎湯被用于治療華北地區流行的乙腦取得顯著效果。2003年“非典”在辨證準確以后運用溫病學派的方劑來進行治療,也對疾病起到了積極的治療作用,且副作用遠小于激素治療。而在日本,厚生省1994年將小柴胡制劑用于改善肝病患者肝功能并取得良好的療效。因此,小柴胡制劑也成為日本現代國家藥典中的首位漢方制劑。無論古今中外,方劑都一直在促進著當時、當地的社會發展,而這種積極作用也將會一直延續到未來。

  五、中醫方劑知識產權保護的新思路

 。ㄒ唬┢渌麌抑嗅t方劑知識產權保護的經驗

  1.日本知識產權保護體系。

  日本政府于1885年建立了正式的專利制度。但早期的日本僅僅對于藥品的制作方法進行專利保護,直到1986年才對藥用植物提取的組方如芍藥甘草湯、桂枝湯等進行專利保護[16]。日本漢方制劑企業主要有津村順天堂、小太郎漢方制藥及鐘紡藥品三家,其中以津村順天堂產品最多。以津村順天堂為例,其向世界知識產權局申請的PCT專利在2012年就已經達到68項。將研究內容發表在國際性的期刊、報紙或會議上也被用來阻止他人獲取專利權。上世紀七十年代初期地滋教授發表的“津村小柴胡顆粒對慢性肝炎有治療效果”論文就與津村順天堂的專利布局息息相關。之后,在2010年的DDW上津村順天堂一共發表了14項關于六君子湯、6項關于大建中湯和1項關于芍藥甘草湯的研究。其次,津村順天堂十分重視商標在海外的及時申請和注冊[17]。

  2.美國專利局于1976年授權了第一批中醫藥相關專利。

  之后專利數每年都以一定的速度增長。而截至到2009年,在美國授予中醫藥專利的所屬國家中,美國排名第一為157件,依次為中國臺灣35件,韓國28件,日本24件,中國大陸17件[18]。

  (二)中醫方劑知識產權保護的出路

  1.國內中醫。

  要提高中醫方劑等相關人員的保密意識,增強知識產權保護的法律意識以及普及如何保護的方式[19]。要將中醫知識產權保護提高到戰略高度,樹立起國家利益至上的觀念,保護中華民族的共同利益。要加強相關人才的培養,培養專業保護知識產權人才,以提高對中醫藥知識產權保護的綜合水平。同時,可以設立專項基金資助制度,通過多種途徑籌措中醫藥知識產權保護發展基金,用作中醫藥知識產權的培訓宣傳和推廣應用等[20]。建立中醫方劑的保護目錄數據庫,開展調查分析,建立中醫藥知識產權保護目錄數據庫。

  2.全球化視野下的中國中醫方劑的知識產權保護[21]。

  經濟全球化的趨勢和新世紀中國“入世”所帶來的全球化視野下,中醫方劑的保護須遵守國際社會共同制定的產權商業貿易等規則。對于最富中華民族特色,在國際社會、國際市場中最富競爭力的傳統產業———中醫產業而言,中醫方劑保護是一件任重道遠的事。一方面,相關中醫藥企業及企業的科學研究工作人員首先要不斷增加對中醫方劑保護的意識。另一方面,在當前國際環境之下,現實中實行的知識產權制度是得到世界各國尤其是其主要產于制定和主導者的西方發達國家充分認可的。從國家的角度來看,制定一個切合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同時為世界各國所接受和普遍認可的新知識產權制度從制度的制定方面、運行的成本方面、效益的收獲方面是不現實的,不過我們應該適度的去修改我國知識產權制度,特別是專利保護的制度。一方面不去違背國際經濟法中的TRIPS協議,同時利用TRIPS協議中的彈性條款,例如“強制執行許可”、“專利技術保護例外”、“專利技術范圍”、“發明專利定義”中的條款對國內中醫藥方劑專利給與切實有效保護[22]?煽紤]以作為一個利益整體,提出修改知識產權制度的某些內容,使中醫方劑保護符合民族多樣性生物技術的多方面性和文化的多元性的要求,一起去抵抗西方國家現在所謂維護的知識產權制度中某些不合情理的條款。中醫藥生產企業和中醫方劑研發機構也應當不斷加強科技技術創新,在中醫藥的運用和對原有提取技術上進行創新,在制作的工藝上要下足功夫,在各個方面努力攻關,不斷攻克目前我國專利申請困難的瓶頸[23]。

  六、結語

  2019年5月25日,第72屆世界衛生大會審議通過了《國際疾病分類第十一次修訂本(ICD-11)》,首次納入了起源于中國的傳統醫學章節,將大力促進中醫藥的國際交流與合作。而方劑作為中醫藥的主體,中醫診療系統的主要手段,在中醫藥走向世界的過程中將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目前中醫藥的國際化戰略仍處于起步階段,方劑的國際化與知識產權領域也一片空白。如何在方劑邁出國門之前營造一個良好的交流環境,建立完善的方劑知識產權保護體系,是目前最緊迫也是最需要考慮的內容。方劑作為一個寶庫,對文化、經濟、社會的影響之巨大難以想象。如何對方劑加以有效的開發和利用,如何對方劑進行有效的保護,將會影響現在甚至未來中醫藥國際化戰略的發展進程。

  參考文獻

  [1]李飛.方劑學[M].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第1版),2002:6-11.
  [2]許濟群,王綿之.高等中醫藥院校教學參考叢書《方劑學》[M].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第2版),2008:16.
  [3] 單冬冬.中醫特點及中醫現代化之淺見[J].中華中西醫志,2006,7(14):12.
  [4]劉國偉,李琳.中醫在五個典型歷史時期的海外傳播概述[J].中醫臨床究,2015(3):2.
  [5] 江建中.知識產權:理論法條案例[M].南京:東南大學出版社(第1版),2016:121.
  [6]田艷.傳統文化產權制度研究[M].北京:中央民族大學出版社,2011:65-72.
  [7] 王曉天,王承華,袁紅梅,等.中國實驗方劑學志[J].Chinese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Traditional Medical Formulate Vol.19No.15Aug.2013.
  [8]李宗友,雷燕.中醫知識產權保護的戰略研究[J].中國中醫藥信息雜志,2005(11):4.
  [9]宮斯寧.中藥專利保護中的相關問題分析及對策[J].長春中醫學院學報,2006,22(1):7.
  [10]郝明虹,曹寶成.中藥品種保護的回顧與展望[J].中國中醫藥信息雜志,2005,12(1):11.
  [11]潘萬旗,路玫,郭德欣.基于文化弘揚與臨證處方能力提升的留學生本科層次《方劑學》教材編寫[J].中醫藥管理雜志,2015,23(19):29-31.
  [12]張林熹.“深度翻譯”與中醫方劑的文化意象傳遞[J].中國中西醫結合雜志,2016,36(10):1252-1254.
  [13]肖月園,楊志波.日本漢方醫學發展帶來的啟示[J].中國中西醫結合皮膚性病學雜志,2018,17(6):554-558.
  [14]韓毅.宋代地方官吏應對瘟疫的措施及其對醫學發展的影響[J].中原文化研究,2017,5(2):84-94.
  [15]李冀.連建偉.方劑學[M].北京:中國中醫藥出版社,2016:61.
  [16]江茹,沈愛玲.日本漢方藥的專利保護政策及其借鑒意義[J].現代中藥研究與實踐,2012,26(2):76-78.
  [17]翁麗紅,林丹紅.傳統醫藥企業知識產權戰略分析———以日本津村株式會社為例[J].福建中醫藥大學學報,2013,23(4):66-69.
  [18]傅俊英,曹燕.美國專利局授權的中醫藥專利分析[J].中國中醫藥信息雜志,2010,17(8):1-3.
  [19]孟銳,陳鳳龍.我國制藥企業藥品專利相關問題初探[J].中國藥房,2005,16(19):1449.
  [20] 朱秋琦.中藥方的知識產權保護現狀及方式的探討[J].中華現代醫院管理雜志,2007,5(8):1.
  [21]張新國,石秀芹,馮建波.關于中藥知識產權保護有關問題的思考[J].中國發明與專利,2008(6):52.
  [22] 薄智云.中醫走出去需加強知識產權保護[N].人民日報,2016-02-19(13).
  [23]雷燕,李中友,蔡仲德,等.關于加強中醫知識產權保護的戰略思考[J].世界科學技術,2007(6):6.

    沈宇超,姚景曦.知識產權視角下中醫方劑的保護[J].中國衛生法制,2020,28(01):49-55.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河南11选5走势图vr彩票官网 黄金城*娱乐平台 二分时时彩计划官网 辽宁快乐12走势图下载 蒙古11选五走势图内蒙古 广西十一选五彩票平台 北京快三开奖一定牛 河北11选五 福建快3实时开奖结果 上证指数代表什么意思 恒乐股资